未检人的眼光

时间:2016-05-23 11:33:00作者:陆海萍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办理未成年人案件与办理成年人案件真的不一样”,未检干部在向旁人解释为什么未检部门要从其他刑检部门独立出来时往往会这么说。那么怎样才能体现出“真的不一样”呢?要铺陈开来说内容还真不少,笔者仅结合自己8年多的基层未检工作经历,来谈谈未检人不同于其他刑检干部的眼光。 

  包容接纳的眼光 

  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每个未成年人也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未检人要以开放的心态包容接纳他们。这个道理说起来简单,但是要真正做到,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面对有些看起来很离经叛道的孩子。 

  比如一个涉嫌多次盗窃的16岁未成年人,8岁时离家出走,从安徽到上海跟随他人乞讨,10岁开始单独行动,据其自述年收入可达数十万;12岁开始因为年纪渐长,乞讨收入锐减,遂参与多个盗窃团伙(有新疆籍、安徽籍、江苏籍等,学会了上述地域的方言和扒窃、入室盗窃、盗窃助动车等作案手段);14岁开始手下有了一帮“兄弟”,给5000元出场费可以帮他人摆平看不惯的人。他16岁的人生经历可能比我们一个32岁的未检人还要丰富得多。 

  大部分未检人的人生经历是比较单纯的,从家庭到学校到单位,面对这样的孩子,如果没有包容接纳的眼光,不去了解他的成长背景,不去走进他的内心,只看他的言谈举止,恐怕很容易产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孩子!”的想法。作为未检人要知道自己的个体经验是有局限的,世界也许比你想象的更多元,所以眼光要打开,要允许未成年人呈现自己最本真的状态,要理解他们的不得已,更要从中发现能够滋养他们生命的元素。就拿前面说的那个16岁孩子来说吧,虽然在常人眼里可谓劣迹斑斑,毫无是非观念,但是他的生存能力,适应能力无疑都胜过同龄人,也有一定的组织协调能力,语言和技能方面的学习能力也很不错。“如果能够补上缺失的教育,幡然醒悟,前途未可限量呢”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以这样的眼光看待他呢?  

  关爱的眼光 

  在人的成长过程中,爱和阳光、空气、水一样不可或缺,对于未成年人来说更是如此。那些涉罪的孩子几乎个个都在生活中缺少有品质的爱和关怀,因此更加渴求关爱。未检人应该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往往一个关爱的眼神,一句温暖的问候就能融化孩子貌似冰冷的外表。一旦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愿意把内心最黑暗、最恐惧、最愤怒、最柔弱的部分敞开,而这往往也是最让我们感动,也最感慨“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真的不一样”的部分。 

  至今记得那个绑架4岁儿童并杀害的17岁孩子,初次见面情绪淡漠,一言不发。第一次心理疏导后,他坦言“我刚生下来,父母就外出打工,把我留给爷爷、奶奶……至于父母,我一直没有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们难得回家,回家也只住几天。他们也从未解释过为什么把我留给爷爷、奶奶,不把我带在身边,我对他们很陌生,到14、15岁,我才对他们逐渐有些印象,而这些印象都是不好的……反正家里发生的事让我恨我的父母,第一个恨他们不管我;第二个他们的所作所为,也让我恨他们。我爸爸在外面流里流气,还跟我好朋友的妈妈在一起,爷爷对我说,家里比较穷,你爸爸还问家里要钱,最严重一次,我曾有杀我爸的念头。我妈也发生过事,但我不想说。我感到做什么都没意思,打不起精神来”、“我之所以绑架,除了钱外,还想报复我的父母,同时我又希望他们能关注我”、“我对外面的世界觉得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到哪都一样,自由不自由的无所谓”。第二次疏导后,他发生了变化“现在我觉得其实我并不像我自己以为的这么冷漠,我还是希望父母能关心我,还是对未来的世界有向往的。同时随着关押时间的增长,切身感觉到别人为什么会说最可贵的是自由。我现在也渴望自由”、“我现在最大的感觉就是后悔,想有机会能弥补自己的过失。我学会了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问题,其实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都能想通了。我以前总把我走到这一步的原因归结到别人身上,怪父母不关心我,怪朋友对我不真诚。现在我知道我自己的狭隘了,只想到自己,而对别人漠不关心。我现在一想到我杀死了张某某,我就特别后悔,他还那么小,跟我无冤无仇,就为了我一时的贪念,他就这么死了,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家里人,也对不起我的家庭。” 

  还有好几个孩子在我们的观护基地—长宁区社会福利院接受三到六个月的帮教期满后恋恋不舍,有的孩子还会逢年过节带着礼物回福利院看望帮教老师和福利院的老人,他们觉得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得到过那么多无私的关爱。 

  孩子就像大自然中的一棵小苗,如果缺少最基本的滋养,能够存活下来就不错了,我们哪里还能期待他们健康成长呢?但是他们毕竟还小,还有很强的修复能力和向上生长的生命潜能,在他们彻底生长扭曲之前,国家、社会、家庭如果能够补上缺失的关爱,一切还来得及。我们既要引入各种资源尽量转化涉罪未成年人生存环境中的不良因素,我们也要告诉孩子,你不仅是父母的孩子,还是大地的孩子、是天空的孩子、是山的孩子,是水的孩子,只要健康活着,你就已经得到宇宙自然的关爱了。而且你还是国家的孩子,是我们大家的孩子,所以你会得到我国相关法律的宽宥处遇和社会力量的帮助。 

  平等的眼光 

  “平等”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一个词语。在现代人类世界,或许我们都在理论上认可人人生来平等,绝无高低贵贱之分,每个人皆有独立之人格。但在社会上生存,我们真的这样实践了吗?别说是我们承办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了,即使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得到了我们的平等对待吗? 

  但是平等的眼光对于涉罪未成年人来说真的很重要。平等意味着我们既不比别人更差,也不比别人更好;平等意味着我们有权利自己选择用一生的时间来完成怎样一个使命;平等也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我们可以做自己的主人,而不必被他人逼迫或去讨好他人。 

  不少来沪未成年人自小身处物质匮乏的环境,也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来到大都市后被奢靡的生活所吸引,为了获得自己能力以外的物质享受而犯罪。谈及未来,他们的理想大体都是赚大钱,过出人头地的生活。以世俗的眼光来看,这些孩子实现理想的可能性甚微,所以很多承办人会苦口婆心地劝导他们改变不切实际的理想,引入各种社会资源,安排他们学习一门基础的谋生技能,争取今后可以过自食其力的生活。这样的帮教工作确实已经很到位了,但是如果孩子在这个过程中不能专心投入技能学习,甚至出现厌烦、对立情绪怎么办呢?面对这样的情况,承办人往往会产生恨铁不成钢的情绪,不是批评指责就是鞭策鼓舞,务必要求孩子根据承办人设定的目标,过上正常的生活。这样的处理方式可能使得未成年人在帮教期间为了表现良好而勉强应付,不能保证今后可以真的像我们希望的那样,以此技傍身,从此立足社会。 

  如果以平等的眼光来对待,那么应当尊重孩子们那些“不切实际”的理想,根据他们的需求来提供帮助。如果他们的想法可能引发不良行为,承办人可以通过深入探讨各种方案的可能性,引导他们认识到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来帮助孩子作出决定。说到底,帮教的关键还在于打开心结,能让孩子内心的能量流动起来通常比外在的物质条件改善更为重要。在物质条件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如果可以引导孩子们学会获得精神财富,享受精神上的快乐,这也许比物质上的快乐更长久,也更容易平等地获得。 

  发展的眼光 

  生命像条河流,从不停止流动,时刻都在变化。每个人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都只是个普通的生命。我们都曾经是未成年人,绝大多数人都有过似懂非懂、跌跌撞撞的青春期,不能因为现在长大成人,甚至脱胎换骨了,就忘了过去,处处以成年人的标准来评判孩子的世界。那些犯错孩子的身上有我们过去不成熟的影子,只是他们的处境可能更为不堪,命运更加多舛,心神也更为紊乱。孩子犯错就好像是生病了,靠自己的力量调整不过来。这个时候医生及时给予诊断治疗,可以助上一臂之力。其实,专家早已提出,青春期生病并非坏事,可以增强免疫力,有时候还是成年后不犯病的保证呢。还有专家指出,那些把青春期骚动的能量压抑下去的孩子,成年后的冲突矛盾更加严重。 

  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都有自己的特性,每一种特性也都好坏参半,我们要帮助孩子们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看到自己隐藏着的黑暗和盲目。也要帮助孩子们发现自己的力量和光芒,通过努力耕耘和灌溉,让自己的内心变得越来越肥沃和丰富,让自己变得更加美好和温暖。 

  那些犯错的孩子就像是一颗颗种子忍耐着破土而出前的黑暗和压力。即使土壤的养分不够充足,即使是贫瘠的岩石,也能开出生命力强韧的花朵。所有经历的苦难与伤痛,就像一个包装得很难看的礼物,都是为了成就生命的成长和完善。所有的经历都会在人生中留下印记,有怎样的未来取决于现在每个当下的选择。我们要告诉他们,世界上有些东西是我们无能为力的,但是有些东西是你自己可以支配的,大到人生理想,为人处世,小到结交朋友,选择职业,兴趣爱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那就在这些方面好好努力,去追求好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模式,改变确实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我们要回溯自己的青春期,自己当时的想法和需要。我们需要更加耐心,和未成年人相处时要接受我们对他们不了解这个事实,我们之间的互动是一个相互学习的生命历程。 

  孩子们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我们无法改变事物的本质,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更为优质。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守望朝阳——写在未检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