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没有互联网,某些领导的日子该过得多么舒心啊!用纳税人的钱修建别墅,用纳税人的钱出国旅游,还可以将你关进精神病医院。但是,没办法,互联网已经诞生了,中国网民以非常有效的方式,对权力运行和官员私德进行了全过程的风险监控。
       
 
林嘉祥:酒后卡脖丢乌纱 
  林嘉事件后大家纷纷学他叉腰说话“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北京下来的高官!”原以为这是一个酒醉之后的玩笑,但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人肉搜索也不是完全无用。
 
最牛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 
  多名干警受派到北京对法人记者进行拘传,县委书记张志国被称为了史上最牛,西丰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对《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进行立案调查,其实记者这职业绝对高危。
 
周久耕:天价香烟掀落房产局长 
  “周局长”之前有讲话强调,政府应加强对房价的监管,结果不久后就有的网友发现周局所抽的烟,所戴的表,那都是货真价实的奢侈品,再一搜发现他还有个作房地产的弟弟。
 
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 
  关于阜阳白宫的举报人李国福曾写信给张治安忏悔,说是受人唆使举报他,请求张治安原谅。但之后却蹊跷死亡,检察机关调查后认为李国福属于自缢身亡,但多数人并不相信。
 
   
         
  “领导出国考察门”清单 
  魑魅魍魉2009”所曝光的浙江温州、江西新余等地的“出国考察门”事件中,都浮现出一个神秘的承揽机构——美洲集团。从资料上看,这些出国旅游团组所签的“接待协议”上,都有美洲集团的标识,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协议末尾的签章处,显示的却是“美洲会展公司”。
 
 何智:粮食局长倒在网络反腐上 
  株洲市纪委根据网民提供的线索与内容,逐一核实何智的贪污腐败问题。之后的2007年3月29日,株洲市粮食局在召开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时,数名党组成员公开揭露了局党组书记、局长何智的各类问题。这能否看成,是网民的举报掀开了腐败的遮羞布?
 
 董锋:荒唐区委书记的荒唐事 
  一网站的站长看到举报材料,遂编发了一篇文章《江苏徐州:区委书记演绎荒唐“一夫二妻制”》。此后,许多网站予以转发。 在网上掀起了一场风波,董锋的种种劣迹被传得沸沸扬扬,网民们还将年过五旬的董锋称为“一夫二妻”区委书记。 
         
 
评论:偷偷做,别声张 
  大伙受了吴思先生的教唆之后,都知道了官场上有些潜规则,“引咎辞职”被操作成“引咎调职”,大概也算一种。既然是潜规则,就宜偷偷摸摸地做,千万别张扬,否则,说不定就会像辽宁西丰县的前“最牛县委书记”张志国那样,暂时复职失败。   在官场上,还有一些事情也需要偷偷做,比如名表要偷偷戴,名烟更应该偷偷抽,不可公开,这也是潜规则。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在开会时抽天价烟,戴名表,结果照片被传到了网上。这下估计周局长睡不安稳了吧。   打砸别人的财物固然很爽,但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有的“有关部门”就偷偷摸摸地做。比如长沙芙蓉区的有关部门——长沙居民周发葵被带到派出所检查其亲戚的暂住证,等他回到家时,发现房屋被拆了,只剩一片废墟。而强拆者是谁,成了一个谜。做贼心虚嘛,谁敢承认? 但东莞某开发商则做贼不心虚,光天化日之下,派了几十名便衣保安冲进瓦房,将户主黄新稳一家绑住,并搜走手机,然后开进3辆推土机拆屋。堪比梁山好汉。
 
 刘庆强:被手足口病带出的复职官员 
  有媒体对阜阳“大头娃娃”事件进行回访后发现,4年前在劣质奶粉案中被问责的多数官员,如今竟然早已重获要职。当年影响恶劣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最终处理结果竟然只是“放放长假,拍拍屁股,换换座位”。
 邱晓华复出:道德与才干的冲突? 
  2008年8月28日,一篇题为《掌控当前经济形势的政策建议》的文章出现在经济观察报网站上,文章署名为“原国家统计局局长、现中海油高级研究员”。这是邱晓华被“双开”销声匿迹后,首次以大型国企的高级研究员身份亮相媒体。
 段春霞:中途夭折的复出之路 
  山西的黑砖窑虐工案其中有部分童工。之后,数百失踪儿童的父母在网上联名发帖寻子,山西黑砖窑事件掀起冰山一角,惹起无数愤怒与眼泪。然而相关官员段春霞在没有进行任何公示的情况下,竟然重回官职,成为自黑砖窑事件之后,第一个在处分受限期内被起用的党政干部。
 张志国履新:被网络盯牢的最牛县委书记 
  他是最高调复出的官员。当然,毫无疑问地,他向舆论监督权提出了挑战,得到的回报就是被更“周到”地监督。也正因如此,即便这位前县委书记有上头的人罩着护着,想让他在躲避一段风头后悄悄复出继续掌权,也没能逃过以网络为先锋的舆论监督。
 
         
  曾其毅:说看病贵是价值观有问题 
  此言一出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讨论,反对的声音几乎将其淹没,认为他的话脱离目前国家实际情况。有网民当即反问曾局长:你是否不了解基层情况,不了解普通老百姓的平常生活?试问普通老百姓谁会去喝很贵的茶,买很贵的车?你拿看病与喝茶、修汽车来比较,以此证明看病不贵,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搞错了对象,毫无可比性。
 
 朱巨龙:吹虎不吹牛 
  此事随着媒体的报道,引发了坊间和网络的热议。围绕着照片的真假,媒体、专家、公众质疑的声音从网络上汹涌而起,风波愈演愈烈。 2007年10月19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首席研究员傅德志,称自己以一个从事植物研究20余年的资深科学家的身份,敢以脑袋担保照片有假。
 
 杨湘洪:该治的岂止是腰椎病 
  到了10月初,考察团已回国多日,可杨湘洪仍然不见踪影。尽管温州市和鹿城区有关部门多次要求考察团成员对此“不要乱说话”,甚至是“不要说话”,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一时间,网络上就像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建立网上监督保障体系 
  民众喜欢的就是草根阶层不再“处江湖之远”,可以无阻碍地在网络自由发挥,与官员平等对话。网络反腐与网络舆论监督的制度化大可以交给官方去做,毕竟这是反腐的主力,可以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譬如及时受理举报,及时公开处理结果,切实保护举报人信息。
 ·建立网上监督保障体系
 ·网络反腐,另一种公开举报方式
 ·网上举报实现反腐与网络良性互动
网络:公民寻求反腐的制度平台 
  1、通过网络可以最大限度地揭露各种腐败现象,使得在非网络环境下不容易被发现的腐败现象变得容易曝光。所以,网络反腐效率很高。 2、网络与传统媒体相结合,大大发展和强化了舆论监督的作用。可以断言,网络反腐败和网络舆论监督力量的扩大,将对官员依法行政和廉洁从政起到有效的长远的推动作用,对腐败现象与腐败犯罪的揭发与批判将会更有力、更及时。 3.监督作用,正因为网络的公开透明,使官员的执政能力和执政行为都摆在民众面前,使其行为受到监督。
职能部门应与网民良性互动 
  1、纪检监察机关、检察机关还可以将网上监督与一般监督结合,通过网络获取初步信息,然后再通过正常监督途径来落实各种举报腐败现象的信息。   2、纪检监察机关和检察机关是反腐败的职能部门,民众寄予了极高的期望。职能部门理所当然地应当充分利用网络平台   3、能部门要提高效率,有问必回,及时受理举报信息和公开处理情况,充分建立起信任度,民众才会乐于通过官方网络来举报问题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