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拉萨市城关区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金淑萍(上)

时间:2012-01-30 16:40:00作者:益西加措 杨正林新闻来源:光明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金淑萍在慰问贫困户。资料图片 

  2011年8月2日,年仅48岁的金淑萍在工作时突发脑溢血,昏迷35天后,于9月5日离开了她无比热爱的检察事业,因公殉职。

  金淑萍,这位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从事检察工作29年来,在本职岗位上谱写了一曲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正气歌。

  她是一面旗帜

  ——金淑萍总是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

  1989年10月1日,拉萨上空阴霾笼罩。一伙暴徒点燃了八廓街办事处和派出所的楼房,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党和政府的权威受到挑战。

  情况十分紧急!城关区委紧急命令城关区人民检察院派5名男干警到八廓街办事处抢救档案。

  “我是共产党员,现在正是党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要和你们一起去!”金淑萍主动请缨。她成为城关区人民检察院5名参加处置突发事件干警中唯一的女干警。

  2008年3月14日,拉萨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不能让犯罪分子的阴谋得逞,不能让群众的利益受到损害!”金淑萍不顾身体有病,第一时间赶到城关区人民检察院,与全院干警奋战在一起。当天,检察长与部分男干警被抽调到维稳第一线执行执勤任务,金淑萍带领检察院所有女干警,第一时间成立后勤保障组,为执勤干警准备饮料和食品。中午,金淑萍和一名女干警前往八廓街加央巷给执勤的干警送饭。当她们把饭从车上拿下来准备往执勤点送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一伙暴徒向八廓街涌来。

  “情况不妙,我们还是先撤到安全地带吧!”同行的女干警赶紧催促金淑萍撤离。“我们不能丢下警车不管啊,这是国家的财产。车在,我们就在!”金淑萍的语气坚定而沉着。她一边坚定地说着,一边把警灯等卸下转移到居民家中。

  暴徒一路打、砸、抢、烧,眼看就要走到金淑萍二人的面前,女干警带着哭腔:“怎么办啊?我们快走吧……”虽然深知事态的严重性,但金淑萍仍然安慰着女干警。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司机赶来了。这时,暴徒也发现了金淑萍一行人,开始扔石头、棍棒。金淑萍一行以最快的速度驱车离开现场,才躲过一劫。

  她是一面镜子 

  ——金淑萍在情与法面前是摧不垮的“防线” 

  作为一名执法者,金淑萍向来严于律己、大公无私,对自己廉洁方面的要求近乎苛刻。许多人知道,金淑萍是攻不破的“堡垒”、摧不垮的“防线”。不仅是朋友、家人和一起共事的干警,甚至一些“领导”都“怕”她。  

  1997年,金淑萍和宗小帅、旦平两位同事,对拉萨市11个派出所的超期羁押现象进行督察。当时,在吉崩岗派出所当一名普通干警的金淑萍弟弟金荣,由于证据需要,将一起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关押了4天。 

  “你作为人民警察,怎能知法犯法?”金淑萍知情后,气得大喊起来,“今天必须写一份书面检查,明天送到城关区检察院,否则,后果自负。”金荣委屈地看着姐姐的背影,不敢言声。 

  “姐姐从小就特别疼我,我跟她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当时我觉得姐姐会对超期羁押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是要追究责任,也会等回去了再教训我。没想到,这件事不仅在拉萨市政法系统进行了通报,而且办案人就写着我的名字。”金荣回忆起姐姐的铁面无私,记忆犹新,且佩服得五体投地。“她平时是那么慈爱、有爱心的一个人,但是一到工作岗位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特别威严,关乎法律的问题,她从不会有半点儿退让。” 

  这么多年来,金淑萍经手的案件多达3000余件,始终坚持秉公办案、不徇私情。金淑萍的一言一行都潜移默化在干警的心里。 

  2009年夏的一天,加完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的金淑萍吓了一跳,一个陌生人正守在家门前。 

  “你是谁?”金淑萍问。 

  “金检察长,谢谢您!您真是好人,那件案子圆满地解决了。上次送的现金和购物卡您死活都不收,这是我从乡下买来的一筐鸡蛋,请您收下。”陌生人一脸的感激。 

  原来,一个多月前,确实有一个人来到金淑萍家里请求“帮忙”,被金淑萍“赶”了出去。金淑萍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巧的是,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理的结果,恰好符合那位送礼人的意愿,送礼人不明原因,以为是金淑萍暗中“帮忙”了,就又来送礼了。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金淑萍又好气又好笑,再一次“赶”走了那位送礼人。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面对前来要求“通融”、“帮忙”的朋友,金淑萍总是“不礼貌”地“请”出去。有一次,丈夫不解地对金淑萍说:“你不收礼是对的,可也不能这样对待人家啊!”金淑萍对丈夫说:“如果我不强硬一些,不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就会让他们产生误解。”“权力是人民给的,只能用来为人民服务,决不能用来为自己谋取私利。” 

  她是一根标杆 

  ——金淑萍生命时钟的发条从未松动 

  从拉萨市农机学校毕业分配到城关区人民检察院后,只会开拖拉机的金淑萍,面对一大堆的法律词汇,毅然“啃”起了法律书籍,从此,她有了一个好习惯——记笔记。 

  翻开金淑萍的笔记,写满了她事无巨细的工作。1993年的6月,金淑萍写道:“要去格尔木出差了,小女儿才8个月……可是我一定得去。” 

  金淑萍当时担任城关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反贪局刚刚成立不久,除金淑萍外,局里仅有两名办案人员。在人力、财力非常有限的情况下,金淑萍带领两名同事开始了对自治区原地矿厅系列贪污案件的办理工作。 

  “我要出差去格尔木办案,可能很多天都不能回家。”临行前,金淑萍回家收拾行李,只简单地对丈夫交待了几句,便丢下才8个月大的小女儿,匆匆走了。 

  驰骋在青藏公路的切诺基,时不时地因为坑洼的道路而颠簸着,金淑萍与同事还在讨论案情。“我们这次的任务,除了要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更重要的是为国家尽量多挽回经济损失。”金淑萍对两名同事说。

  “金局长,你的嘴唇好青啊,没事吧?”一名同事关心地问道。“没事,可能是因为快到唐古拉山口了,缺氧。”金淑萍勉强地笑着,可是刚说完,就开始了剧烈呕吐。 

  两天后,金淑萍和两名同事终于到达格尔木。到了住地,金淑萍对镜子中蓬头垢面、面色苍白的自己打了打气,就拉着正要休息的同事去办案。 

  犯罪嫌疑人很快被带回拉萨。虽然女儿天真的笑容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是,金淑萍咬着牙没有回家,而是与两名同事连夜突审犯罪嫌疑人。 

  “下一步的审讯应该怎么进行”、“我们在审讯过程中有没有遗漏什么内容”、“取证工作该怎么办”……审讯结束后,望着东方发白的天色,金淑萍一边想着案情,一边把办公室的椅子拼在一起,和衣睡下。 

  2009年以来,金淑萍的身体越来越差,不仅时不时地流鼻血,而且面部肌肉总是不自觉地抽搐。更糟糕的是,有好几次,她都因为劳累而昏倒在办公室。 

  城关区人民检察院承担着全区30%左右、拉萨市60%左右的刑事案件的审查批捕任务,平均每年受理审查批捕案件1000多件。为了完成繁重的工作任务,金淑萍在不断加强专业知识学习的同时,经常带领干警加班加点地工作。据不完全统计,金淑萍从事检察工作29年来,经她亲手办理过的案件超过3000件,这些案件的办理,浸透着她的心血和毕生精力。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把自己的人生航标——忠诚,用生命的力量镌刻在这片自己深爱的土地上!(本报记者 益西加措 本报通讯员 杨正林)

[责任编辑:高旭红] 下一篇文章:追记拉萨市城关区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金淑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