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为纪念《检察日报》创刊20周年,正义网特别策划了“法治足迹——《检察日报》20周年系列访谈”。6月30日下午2点,《检察日报》法律经济部主任李国明做客正义网直播间,与广大网友分享他与《检察日报》的故事,讲述“健全机制防错案专栏”背后鲜为人知的细节。[图文直播][嘉宾简介
   
  2005年“两会”刚刚结束,有媒体报道了聂树斌案,河北青年聂树斌因一宗强奸杀人案被执行死刑,10年后该案“真凶”落网,一时间舆论震惊,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
 《检察日报》理论版的特长是“理性、建设性”
  做这类选题是我们版面的定位要求,作为专业媒体的理论版,应该有专业的视角、专业的精神。但发现社会新闻、披露事件不是我们的任务和专长,我们的专长是有理论的深度,有高检院机关报的视角和高度,能够对社会关注的热点焦点问题作出独到的、富于理性建设性的解读,这是我们的责任。《检察日报》理论版的特长就是“理性、建设性”。错案接连曝光,社会大众包括一些媒体对司法工作有质疑、批评和不解都可以理解,但我们的报道要有理性、建设性,不能任由过激言论泛滥而于事无益。
  通过检察日报理论版理性、客观、及时而又富有建设性的报道,公众舆论回到良性轨道,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推进了司法高层健全机制建设的步伐。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在随后召开的全国侦查监督工作会议上,把检察日报理论版“健全机制防错案”专栏文章作为了会议参考资料。
  理论性选题需要连续跟进 
  我们的策划是连续性的,因为在我们这个栏目进行之中错案接连曝光(胥敬祥案和佘祥林案),错案原因及法律问题各不相同。我们从刑诉法学、证据法学、宪法学、法理以及司法实践角度,邀请专家撰文。有一期刊登的是法官代表程计山的《防错杀必须改革死刑裁判制度》,还有一期刊登了北京市检察院检察官王新环博士的投稿,标题也直接反映了本栏目的宗旨,叫做《纠错、究责、防错:一个不能少》,这是一线检察官的声音,很有代表性,这篇文章也很符合检察官的职业定位。 
  我们组织的文章题材多样,形式多变,并结合作者各自的学术特点,从不同的角度详加论述。除了约稿组稿,还有专访和访谈,把嘉宾请到检察日报正义网的直播室来,2005年4月12日,我们请了两位专家,一位是中国人民大学陈卫东教授,另外一位是著名刑辩大律师田文昌,最后见报的标题是《上收死刑复核权宜早不宜迟》。
  后续报道是对案件法律问题的充分解析
  我们针对这两起案件中暴露出的法律问题,一一进行关注,一一进行法理分析,我们的专栏一直持续到5月31日,也就是把这些案件当中的法律问题进行了充分解析。胥敬祥的案子跟佘祥林的不同,对他做的是不起诉,所以说他的赔偿在申请上有一定难度。我们当初就注意到了这个法律问题,在2005年5月26日第25期对胥敬祥案的刑事赔偿问题进行了专门的法理分析,高检院申诉厅干部陈雪芬、盛常红撰文《胥案国家赔偿不存在“难以逾越的困难”》,这等于是对胥敬祥赔偿案预先在理论上可能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先期讨论,这也为他后来拿到国家赔偿提供了法理支持。
《检察日报》法律经济部主任李国明做客正义网。
2005年《检察日报》理论版(第三版)推出的专栏——“健全机制防错案专栏”。
  国家一直在积极稳妥地推进司法体制改革,改革过程中会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我们的报道属于建设性意见,要客观平和理性。
 “影响性诉讼”的价值
  组织这个专栏的用意,当初还有一个想法:这些案例本身是具有代表性的。有一个概念叫“影响性诉讼”,这些案子都超过了个案的价值,因为错案已经发生了,不能仅仅把错案当一个新闻来报道,这样不行,要从中吸取教训,借机推动刑事法治进程。这三个案例在我们刑事司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督促我们反思案件质量保障体系和错案预防制度,推进司法改革的进程。
  死刑复核程序改革最具代表性
  在那一年的两会上,2005年3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答记者问的时候就明确表示,中国正在着手进行司法制度的改革,包括收回死刑复核权到最高人民法院,“我们将用制度保障死刑判决的慎重与公正”。2005年3月10日,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也表示,死刑复核权要由最高人民法院收回。2005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发出通知,要求自2006年1月1日起,对案件重要事实和证据问题提出上诉的死刑第二审案件,一律开庭审理;2006年7月1日起,对所有死刑第二审案件实行开庭审理。这被认为是死刑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前的一项重要改革。2006年9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将关于提请审议人民法院组织法修正案草案的议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明确规定,“死刑案件除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将死刑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行使。2006年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审议这一修正案草案,并于10月31日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民法院组织法的决定。2007年1月1日,该法生效。
  理论应对事件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
 《检察日报》作为高检院的机关报,要服务基层,引导实践,这要求我们关注时事动向,不能像有些纯学术刊物一样可以不问世事,我们必须时刻关注司法实践,包括关注司法实践当中的一些新动向。在媒体接连曝光错案以后,我们也听到了一些声音,个别地方司法机关因害怕出错办案缩手缩脚,存在畏难情绪。4月4号,理论版及时推出评论《防错案不等于不办案》,起到了很好的引导作用。
“《检察日报》作为高检院的机关报,要服务基层,引导实践,我们必须时刻关注司法实践,包括关注司法实践当中的一些新动向。”
“我们报道不是纯粹报道理论与学术,也要时刻关注现实,参与生活、影响社会。”
  我们的版名叫做《观点》,通过我们的精心包装比如标题、导语、引题的制作,让大家清晰地看出文章的观点和立场。
 《检察日报》理论版的宗旨是用新闻的方法做理论
   2003年全面改版后,理论版的宗旨变成用新闻的方法做理论,版名也改为了《观点》。考虑到纸媒的特点和现在生活节奏特点,我们刊发的文章也不能再是长篇大论的纯学术,而要言简意赅、深入浅出、观点鲜明、让人一目了然。通过我们的精心包装比如标题、导语、引题的制作,让大家清晰地看出文章的观点和立场。
  《检察日报》理论版主要是每天的报纸第三版。目前包括四个板块:三个《观点》版、两个《实务》版、一个《学术》版、一个《法律生活》版。其中,每周四出版的《学术》,侧重思想性、学术性,属于理论最前沿。还有每周六面对社会大众的《法治生活》版,主要是提供法律服务。四个板块分工不同、侧重点不同,但都围绕“观点”这一办报方针运行,形成一个互为补充、有机联系的理论版面体系。
李国明祝福《检察日报》:携手广大读者继续前行。
 

     李国明:携手广大读者继续前行。

  往期回顾
徐日丹:做纯粹的法治记者
郑赫南:用心聆听《声音》
范玉吉谈法治媒体的社会责任
张建伟谈法治报道的作用
刘斌谈中国的法治报道
王维国谈公众法治意识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