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为纪念《检察日报》创刊20周年,正义网特别策划了“法治足迹——《检察日报》20周年系列访谈”。2011年6月27日上午9点,正义网邀请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范玉吉做客正义网,与广大网友分享他与《检察日报》的故事,讲述法治媒体的社会责任。 [图文直播][嘉宾简介]

   

    《检察日报》不但要在舆论引导方面积极发挥作用,甚至在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方面,对人的道德引领还应该起更大的作用。

每一期都会浏览,绿海副刊最吸引人

  范玉吉最早关注《检察日报》是从2004到2005年的时候,最早接触到的是王松苗副总编。从2007年开始,范玉吉因跟司法部宣传处接触比较多,也参加了几次全国法治新闻会,认识了很多法治报刊的老总,于是范玉吉开始订阅《检察日报》,每一期都有。《法制日报》和《检察日报》、《人民法院报》,这三大报纸每天都会游览一遍。通过比较范玉吉认为在这些报纸里面,《检察日报》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不管是从栏目的划分,还是从内容上来看,甚至包括整个采编队伍,都是非常扎实的,做出来的新闻和稿子质量也是非常高的,选题都很好。范玉吉原本是学新闻的,对副刊也非常感兴趣。他指出在这么多法治报里面,副刊方面办的最好的还是《检察日报》,做得有自己的特色。无论是突出检察文化还是检察官文化,还是对社会正义和谐社会的构建和引领,都做得很好。每一期自己都浏览一下,不管是新闻稿子,还是文学的稿子都看一下。总的来说《绿海》还是不错的。

《检察日报》选题策划立意很高 

  范玉吉认为媒体对于法治新闻的报道,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采编队伍参差不齐。现在多数报业都面临着生存危机,怎么能够把报纸卖出去,各地法治报都有一个倾向。现在案件报道中间的刑事案件占的比例太多,但是关于像民法、经济法,甚至宪法的这些报道反而是比较少的,因为它的可读性不高。还有所谓的记者素质问题,很多是学新闻和中文出身的,没学过法律法治。这样就导致法言法语出现很多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在我们《检察日报》的报道中就好很多,是很少犯这样错误的,这一点是为全国法治报道在做榜样。 

  范玉吉说在所有的报道当中,检察日报的整个选题策划,立意很高。这一条跟整个采编队伍的合理配制是有很大关系的。现在的报纸不单单是传达信息的,还要给人一种美感。这种《检察日报》做的很好,头版就很舒服。其他各版的版面的划分,整体做的非常大气,这点范玉吉认为能这样一直坚持办报的美学风格和社会责任的承担, 对一个报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检察日报》相对其他媒体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范玉吉认为机关报首先是要把国家关于司法监督、审判监督方面的主要任务承担下来,这就要求对案件的报道、舆论监督的报道可能要比普通的报纸多一些,因为这是主业,也是基本职责。二是在我国一府两院是最基本的格局,对于检察院的行政工作中的报道,机关报起到信息沟通的作用。我也经常跟学生说,人民日报就是要办成这样,否则政府的很多东西就不能很好地传达出来,可能这是《检察日报》比其他媒体要多承担的职责。但是也要考虑到,既然是媒体,我们讲究传播就要讲究到达率,讲究受众的知情,如果受众不感兴趣了,那报纸就不会起到传播效果,怎么办呢?这就要在报道中,除了我们在报道其他新闻的时候要讲究一些报道策略,可能在选题策划时要考虑受众感兴趣的事情。

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范玉吉做客正义网。
范玉吉教授在2011年4月8日《检察日报》第6版上发文:《文学创作与名人名誉权》。

   “一个案子能够既有法,又让受众看得懂,就是把法言法语揉碎了,让受众很容易吸收,这样就能够起到好的作用。”

法治媒体刑事案件的报道原则 

  范玉吉表示关于刑事案件报道应有以下原则:第一要选确实有代表性的。第二要让受众看到这篇报道以后知道如果电话来了,或者在网上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能上当。目前《检察日报》发行范围可能在检察系统和公职人员看得比较多,那么普通的受众的接触比较少一点,但是问题不大,很多报纸已经开始逐渐走零售了,这样普通受众就会看到,这时宁可牺牲更多的细节,也不能让受众受到污染。这里面就有我原来一直说的三个传播的原理,一是新闻的真实性与受众的知情权。这是群众的知情权所要求的,也是新闻真实性所要求的,但是知情权应该是受限制,不应该是所有人都应该知情。如果跟机密相关的话,不能因为强调你的知情权而牺牲了公益性。二是教育大众跟新闻的真实性有关。要报道新闻,但是还要考虑到对公众的影响,应该怎么教育受众。三是新闻真实性的隐私权,这些把握好了,可能会在刑事类报道方面会稍微好一点。

不管是情、法还是理,都是为人服务的 

  我们要把人放在社会的舆论的环境中来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我们的报道就要从理的角度如何引领社会,从理的角度上来考虑,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真理,要从情的角度和人的角度来看还要有同情心,出了问题都退一步,所有的都可以解决了。我们还要时常反思制度,我们的制度是否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有一种谁都不用承担责任的方法。因为我们忽略了社会影响,报道出来以后,其实反思到现在也没有给出一个真正的结论,类似这样的问题出来还是不能解决,我们要通过报道解决这一类问题。像这种报道,我觉得《检察日报》应该好好关注一下审判,这个审判应该是属于审判监督,审判监督是否有问题?光从技术层面来看判决是合法的,但是我们还要从道德的方面来看是否对社会有正面的影响,这一点我觉得《检察日报》要从这方面来做一些,会成为中国法治报道当中非常独特的力量。

传媒司法相结合促进司法公正 

  现在有些法院规定的太多不让媒体介入。范玉吉认为两者之间应有规定,比如说,在案子没有审结之前不要过多评论,但是案子审完了,一审结束,二审尚未开庭之前,媒体可以报道、评论,但是二审开始了,又要保持沉默,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态度。但是,另外一种方法我也在想,参考美国的制度,我们也不要把法庭开得太大,避免给法官和陪审团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 

  一个案子在审理过程中,如果媒体可以自由报道,媒体的监督跟法院的监督,两者加起来是司法审判更加公正的一个很好的推力。我们往往是对很多案件都要求法官不能接受采访,必须由发言人出面。发言人出面也可以,但是一定要不断地、及时地把信息公开,如果不公开,别人就会猜测,猜测的话有可能是与事实不符。因为网上,包括手机传的东西很多东西都是流言,为什么流言会有生存的空间?那是我们的监督和与传播的渠道是不通的。

《检察日报》会成为中国法治报道当中非常独特的力量。
新闻是否会影响司法,我觉得应该不会。不但不会,而且会促进。

   好的法治记者,首先要具备敬业的精神,这些都是要有的。首先,新闻职业是探求真相的职业,要把探寻真相作为自己奋斗的主要目标。二是对人的尊重,有时候要学会尊重别人。三是尊重自己的同行,不要觉得自己是最好的。不要觉得自己是最优秀的,别的都不行。另外就是要尊重自己的对手,有可能你和他的报道是不同的立场,你也不要说你是对的,他就是错的,也许是你的错了,也有可能都错了,也不要对别人有太多的扭损。再接下来,作为一名好的法治记者,专业一定要扎实。法治记者一定要接受法治的教育,这可能是最佳的状态,如果不能的话,如果你是学法律的话,一定要接受新闻学的教育,如果你纯粹学新闻的,最好去接受法律的教育。这样的话,两个结合起来进行报道,这样起码遇到问题以后,知道这个问题在哪一部法律里涉及,不懂可以查一查,这一点可能也是对于法治报道记者来说很重要的。

范玉吉寄语《检察日报》:传播正义之声,引领法治文化。

     范玉吉:传播正义之声,引领法治文化。

  往期回顾
张建伟谈法治报道的作用
刘斌谈中国的法治报道
王维国谈公众法治意识强化
樊崇义教授谈刑事诉讼法
律师周泽讲述终结“养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