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为纪念《检察日报》创刊20周年,正义网特别策划了“法治足迹——《检察日报》20周年系列访谈”。7月1日下午2点,《检察日报》新闻评论部主任李曙明做客正义网直播间,与广大网友分享他与《检察日报》的故事,讲述法治评论如何向弱者传递新闻温度。[图文直播][嘉宾简介]

   
  “向弱者传递新闻温度”是“慧心暖人间”的另一种表达。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法眼看天下,慧心暖人间”是法治评论的一贯定位 
  弱者是任何一个社会都要重点扶助的对象,他们在困难时可以获得物资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支持。舆论的支持也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支持的一部分。“向弱者传递新闻温度”是媒体职责的一个重要方面。 
  法治社会,分析问题、认识问题都需要从法治的角度出发。一些社会事件,从别的角度不太好判断是非曲直,或者容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需要用法律视角来观察。比如,北京该不该对机动车限行,方舟子案简易审理是否合乎程序,我们就要在法律层面看是否合适。这就是“法眼看天下,慧心暖人间”的选题。
  个案的触目惊心才能引起社会对制度问题的关注
  凡是能够引起制度变革和改变人们命运的事件,都是有新闻价值的。通过我们的报道,一个遭受不公平的人得到了公平的待遇,这时候新闻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我一直以为,只有个案的触目惊心,才引起大家对制度问题的关注。法治评论大多都是通过个案来剖析制度层面的东西。
  法治评论必须保持客观中立
  大家普遍认为,报道是客观的,评论是主观的;报道可以做到客观中立,评论很难做到客观中立。但从法治评论编者的角度来讲,真不是这样。
  有的事情是非曲直是很清楚的,比如说药家鑫杀人案,这是大家一眼就能够看得非常明白。有些事件的真相不是很清晰,这时候发评论就要慎重。
《检察日报》新闻评论部主任李曙明做客正义网。
李曙明在《检察日报》第四版上发表的文章《高尔夫球场在禁令下生长说明了什么》。
  “评论都是用论据说明论点的过程,从这个角度看,法治评论跟别的评论不可能有什么差异。如果说法治评论有什么特色,那就是它观察问题的视角,是法治的视角。”
  写评论要写社会公众关注的"大事"
  很多人看评论,是因为他对一个新闻事件关注,想看评论是怎么说的。如果写一个冷门的,大家都不关注的事,公众就没兴趣看了。每天《检察日报》四版的法治时评,我们要求新闻事件最好是门户新闻网站推在首页上的,“最差”也是推在新闻主页上的。评论要用最通俗的语言,让最多数的人看得懂。如果评论在表述上不能够通俗,学术化倾向就不利于向大众传播。
  对社会弱者的关注是记者的做人良知
  对“冯彩云赔偿”等这些新闻事件的关注,与其说是记者的职业责任感,倒不如说是记者的做人良知。因为记者对她丢儿子的事同情,希望能够帮她找到儿子,也希望不再有母亲承受丢儿子的不幸,所以大家才持续报道这件事。职业责任感当然是一方面, 但我更愿意把这看作记者做人的良知。
  媒体持续关注有助于推动问题解决
  关注越持续,越有助于推动问题解决。比如,我采访报道过的湖南靖州加油站事件,起因于加油站要建在居民楼附近。国家有一个技术规范标准,为了保证安全,加油站必须要离居民住宅有一定的距离。如果挨着居民楼,会对居民的安全造成威胁。
  这件事情,我们前后采访报道了七次。居民和石油公司以及规划部门多次对簿公堂。最终,加油站的建设规划被取消了。
"评论要用最通俗的语言,让最多数的人看得懂。"
  “网络时代,没有意见领袖。因为已经不太可能有独家观点了。把同样的观点,用理性思维、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评论作者能做的,可能仅此而已。”
  引导网民理性思考是媒体的责任
  在一些网络热点事件或被称为网络“暴力”的事件上,容易出现网民的观点不理性,或被一些网络水军左右。这就要进行引导。我举一个例子,去年湖南永州发生枪杀法官事件。当时的新闻发布后,网上留言中绝大多数认为,背后一定存在司法不公,当事人受了委屈,要不然怎么会杀人呢?当天,我写了一篇评论《法官被枪击请慎提“司法不公”》。到底有没有司法不公,这是一个事实的问题,不是大家投票来决定的。网络上有一些情绪是需要引导的,媒体的责任就是引导大家的情绪向理性方向转变。
"网络上有一些情绪是需要引导的,媒体的责任就是引导大家的情绪向理性方向转变的。"
             

     如果想发财,记者不是一个合适的职业,应尽快转行,但如果想为百姓干点事,体会职业带给你的荣耀,不妨坚守。

  往期回顾
李国明:检察理论要及时服务实践
徐日丹:做纯粹的法治记者
郑赫南:用心聆听《声音》
范玉吉谈法治媒体的社会责任
张建伟谈法治报道的作用
刘斌谈中国的法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