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为纪念创刊20周年,检察日报社所属正义网策划“法治足迹——《检察日报》20周年系列访谈”。2011年6月28日下午2点,正义网邀请检察日报社记者郑赫南做客,与广大网友分享她与《检察日报》的故事,听她讲述《国家赔偿法草案为何难付表决》一文出炉背后的故事。 [图文直播][嘉宾简介]

   

  《国家赔偿法修正案(决定草案)》三审未通过 

  国家赔偿法的修改,受社会各界关注。因为早在1995年出台时,它便被誉为“中国法治建设的里程碑”,是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重要体现。2009年10月27日,《国家赔偿法修正案(决定草案)》提交审议。如果意见一致,作进一步修改之后,本次常委会将审议通过了修正案。这已经是这部法律草案第三次提交审议了。等到10月31号下午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全体会议上,众人才发现决定草案并没有提交审议。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法律草案一般实行“三审制”,对物权法等特别重要的法律草案才会多次审议,这使得各方都大为不解。

  赔偿原则、赔偿程序、赔偿范围有争议 

  在会议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巡视员副局长何绍仁解释了草案没有提交表决的原因:是常委会组成人员对草案里面的一些规定,比如赔偿原则、赔偿程序还有不同的意见,所以需要继续深入地研究和修改。

  独家报道出炉:解析“未通过”原因 

  郑赫南作为记者一直关注着国家赔偿法的修改。在旁听委员审议的过程中,她感受到委员们的不同见解。一方面报道常委会委员们对草案的意见和主要争议焦点;另一方面,结合当时的社会热点,比如说“钓鱼执法”、“躲猫猫事件”等,直观地切入、感受这部修正案的创新之处;再者,文章主要还是想揭示问题,以问题为导向完成这篇报道。

  为了深入了解情况,郑赫南进行了电话补充采访。采访的内容主要是以常委会的分组审议为主,紧紧围绕国家赔偿法修正案三审稿,围绕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意见、建议来进行报道,并且结合案例采访这方面的教授。

  影响力:这篇报道具有学术价值 

  郑赫南表示一篇报道对立法有影响力比较难判断。我们只能够通过量化的东西来判断它的影响力。一点是它当时是比较有独家性的,是唯一一个深入报道“草案没有交付原因”的稿子。另外一点,它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她发现这篇文章被研究国家赔偿法的人引用,因为他能够引用一些里面委员们的话、委员们的意见或者是专家的意见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它就具有一些学术价值。郑赫南认为它如实记录了国家赔偿法修正过程中的一些争议内容,记录了它出台的一个历史片段。

检察日报社记者郑赫南做客正义网。
郑赫南在2009年11月2日《检察日报》第6版声音周刊上发文:《国家赔偿法修正案为何难付表决》。

  理解力:对代表委员的见解能准确把握 

  因为分组审议每次去旁听只能听到一个组的,时间充裕可以听两个组。而常委会委员们分组审议时是分为6个组的,不同组的委员的意见可能是相似的,有的也可能是冲突的。所以郑赫南回来以后都要好好消化常委会上的有关材料,深入琢磨,准确理解把握委员们的见解。

  平时积累:做编辑时关注过国家赔偿相关问题 

  郑赫南说在旁听的过程当中,记者不是光带耳朵去的,也得带脑子去。所以,在听委员们谈的时候,她会一边记,一边想。由于《国家赔偿法》上学的时候学过,考司法考试的时候也会涉及,做编辑编稿子的时候,也会有一些评论作者投这方面的稿子。所以她对《国家赔偿法》中的一些地方,比如说赔偿原则,免责条款、精神赔偿范围、申请人举证困难、赔偿程序缺乏监督性等等很多方面她都很了解,所以才能很顺利的写出这篇报道。

  逻辑性:法律草案的新闻报道强调逻辑 

  郑赫南认为这篇文章的风格就是“逻辑性+故事”。她说草案的新闻报道,它的程序性很强,其所涉及的法律都是最讲规则的,就是说什么地方规定原则,什么地方规定义务,什么地方明确范围,界定它的内涵,这都是比较固定的。所以,首先强调逻辑性。

郑赫南:我感觉,好的法治报道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够或多或少推动一下法治进程。
《国家赔偿法修正案草案未付表决》如实记录了赔偿法修正过程中的一些争议内容,记录了它出台的一个历史片段。

  让老百姓听到代表委员的声音 

  2004年8月16日《声音周刊》创刊之初,在发刊词中就表明了它的办刊宗旨,就是当一个传递声音的渠道,传递代表的声音,人民的声音。 

  它一方面要传递代表的声音,就是说要给290万各级人大代表提供展示风采的舞台。这篇文章报道了最高立法机关、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声音,而郑赫南是在传递他们的声音,让老百姓知道最高立法机关是怎么出台国家赔偿修正案的。另一方面,《声音周刊》是一府两院接受监督的窗口。因为人大新闻报道也不局限于立法报道,还有检察机关接受人大执法检查、调研、视察等很多接受人大监督的工作,这些都是郑赫南报道的重要内容。同时《声音周刊》是强调人大监督、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的有机结合。在代表和选民之间,代表和代表之间,代表和检察机关之间建立沟通的桥梁。

  “点滴推动法治”是最大意义 

  郑赫南认为《声音周刊》的记者工作的最大意义,也是点滴推动民主与法治,可能这种推动很微弱,很缓慢,也有可能不被人理解和记忆,但是它非常有意义。她说《声音周刊》一直很关注小人物的命运。这也是“高处着眼,小处着手”的体现。 

  郑赫南说他们平时报选题的时候,这个选题能否报,领导判断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他是否代表们关注的,是否关系民生,是否能反映老百姓的声音,能否体现“三种监督”(人大监督、舆论监督和法律监督)的结合。这就是“高处着眼”。 

  “小处着手”就是记者在做一个具体选题的时候,要从细微的地方来切入,深入地采访第一当事人。采访基层代表,采访最普通的老百姓写出最真实的感受。

  记录人大制度的历史进程 

  《声音周刊》人大报道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它起到一个记录历史的作用。郑赫南工作的6年来,《声音周刊》都在不遗余力地记录人大的有关历史。比如说,各种法律的修改,还有人大制度建立50年,地方人大成立30周年,还包括我国建国60周年,各种重要的历史时刻,《声音周刊》都不遗余力地给予报道。新闻就是点滴记录历史,回头再看的时候,很有意义。也因此,得到了全国人大和广大代表、读者的支持肯定。

《声音周刊》是一府两院接受监督的窗口。
《声音周刊》办刊宗旨就是当一个传递声音的渠道,传递代表的声音,人民的声音。

  郑赫南:感谢《检察日报-声音周刊》给了我写字的能力,给了我看世界的机缘。为什么我的眼中常是笑意?因为我热爱我的位置、足下的土地。我特别爱我的位置,也就是爱报社。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报社能够当一棵常青树,永远枝繁叶茂。

  往期回顾
范玉吉谈法治媒体的社会责任
张建伟谈法治报道的作用
刘斌谈中国的法治报道
王维国谈公众法治意识强化
樊崇义教授谈刑事诉讼法
律师周泽讲述终结“养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