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为纪念《检察日报》创刊20周年,正义网特别策划了“法治足迹——《检察日报》20周年系列访谈”。2011年6月23日下午15时30分,正义网邀请清华大学法学院张建伟教授做客正义网,与广大网友分享他与《检察日报》的故事,讲述法治文化对社会的影响。[图文直播][作者简介]

   

    “我虽然离开检察机关已经有14年了,对于检察机关的情感联系主要靠《检察日报》、《方圆》和《人民检察》,这种情感纽带作用,对我来说弥足珍贵。”

第一次亲密接触始于同检察机关的结缘

    我与《检察日报》的亲密接触,始于我同检察机关的结缘。我负笈北京,1992年在中国政法大学读完硕士毕业后,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工作,头一年到山西省运城市检察院锻炼。在那里,精神饥渴,便经常拿《检察日报》来充饥。

我是《检察日报》培养的一名作者

  我写起随笔来,是因为时任理论部主任的徐建波的鼓励。那时写了篇很短的随笔文章《存心笃厚,疑罪从无》,发表在理论版。徐建波到高检研究室时见到我,说“你就按这个路子写下去,给你在理论版开个专栏。”后来就在“灯下漫步”专栏发表了不少随笔文章,开始是小试啼声,摸着路数写,后来越写越熟越放开,逐渐达到裕如之境。“灯下漫步”专栏发表大部分后来结集为随笔集《法律皇帝的新衣》,由法制出版社出版了。

  大概可以这样说,我是《检察日报》培养的一名作者,我对这份报纸存在感恩之情,它满足了我发表的欲望,帮助我实现我的价值。由于写稿,结识了不少《检察日报》的编辑、记者做朋友,在一起觉得特别亲切的那种朋友。现在我虽然离开检察机关已经有14年了,对于检察机关的情感联系主要靠《检察日报》、《方圆》和《人民检察》,这种情感纽带作用,对我来说弥足珍贵。

  我从私人情感出发来说一句吧:如果我是宋江,《检察日报》就是我的一段粉墙,我可以把想说的发表在上面,我感谢这段粉墙!

《检察日报》要使案件报道有“文化”

    我非常关注《检察日报》的刑事案件报道,原因不仅是有许多朋友在检察日报社工作,是案件报道的作者,而且还有一个便利的因素,就是连续五年了自己在家每天都能看到《检察日报》。并建议在刑事案件报道方面,《检察日报》应当将传播法治理念、弘扬法治精神、强化公民的法治意识、提高公民的法治素质作为重心,不要停留在就案件报道案件,要挖掘案件背后的东西,要使案件报道有“文化”。

清华大学法学院张建伟教授做客正义网。
张建伟教授在2011年3月17日《检察日报》第3版上发文:《文学想象中的离奇辩护》。

  “在学术界,对于检察理论动态的了解渠道之一便是《检察日报》理论版。文艺副刊里面的杂文随笔很好看,文化方面的采访报道也很深入,诗歌散文本来就是我感兴趣的,所以我也很留意周五的‘绿海’。”

杂文在推动法治进程中发挥水滴石穿的神奇功效

  现在媒体多元,有传统纸质媒体、新媒体(如互联网),文化进入快餐时代。大家都很忙,能够安静坐下来读一本大书的,恐怕都是凤毛麟角之士。所以,短篇杂文随笔走红各种媒体。别看杂文随笔短如兔尾,写得精妙并不容易。要是仅看字数,短文当然好写,手快者可以让你立等可取;但要真的好,没点慧心,少些才气,是不行的。

  精妙的杂文能够打动人心,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杂文在推动法治的作用,那力量即使小,想骆驼背上的一根草,但汇集在一起力量就惊人了。《检察日报》的《绿海》副刊在推动法治进步的过程中作用,体现为承载涓涓细流,早晚发挥水滴石穿的神奇功效。

对于批判性强的时评类文章多些容忍

  时评类文章对于法治进步的作用,要想发挥得好,需要批判性更强,文风更犀利一些。韩寒等人的杂文有大量的读者,影响力因群体效应而放大,他们的文章都具有批判性强、文风犀利、文笔俏皮的特点。所以,对于批判性强的时评类文章多些容忍,它们对于法治进步的作用就会更大。另外,掌握和行使权力的人多读读书,看看报,闻过则喜而不是闻过则怒,时评类文章对于法治进步的作用才能够显现出来。

《检察日报》在揭露腐败发挥监督方面成绩骄人

  法治报道应当注重将真实披露给民众,包括那些属于家丑的内容,发挥好监督作用,否则就不能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监督政府的作用。

  多年来,《检察日报》的法治报道在揭露权力腐败、发挥对监督作用方面不遗余力,取得了相当骄人的成效。一些腐败、专横和国家官员违法犯罪的案例和事实被披露,促进了这些案件和事实的及时、公正处理。当然,《检察日报》的法治报道理应具有的强大力量还有充分释放的空间,它在监督和促进司法公正方面的潜力还有待挖掘。

张建伟:《检察日报》在揭露腐败发挥监督方面成绩骄人。
清华大学法学院张建伟教授:我是《检察日报》培养的一名作者。

    “法治报道希望达成的效果,是促成国家或者社会法治大局,引导民众信赖法治和法律的正当程序。作为检察机关的报纸,注重法律监督在国家法治发展中的作用,有自己的很强的使命感和正义意识,这就是一个突出的特色。”

法治报道应关注“常规”的背离现象而不是规范现象  

  司法的常规活动不具有新闻性,社会大众往往并不关心,司法活动中对常规的背离才具有新闻性,如司法官违法,反贪者受贿、诉讼权利被践踏,司法独立遭破坏,等等。新闻的这一特性使司法不公正等偏离现象成为大众传播媒介报道的热点,也是社会大众有兴趣了解的内容。如果大众传播媒介能够及时满足民众对这些社会问题的兴趣,并能够通过对一些事件曝光反映他们的看法,提供给他们准确的信息帮助他们形成公正的舆论,并进而产生纠正这些偏离现象的舆论压力,进而达到使司法公正得到维护的效果。法治报道就算是做到“既立足法治,又影响社会”了。 

刑事案件报道应客观准确及时 严守报道界限

  司法良性运作,需要有一定的开放性,包括司法过程的开放性可以使民众和大众传播媒介对司法活动进行监督,防止司法不公的倾向;也有利于增强民众对法官的信任,提高法律和判决的威信。不过,开放司法过程并不是漫无限制的。在刑事案件报道方面,应该坚持客观、准确、及时和严守传媒在司法案件报道的界限的原则。新闻报道的自由是信息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民知情权的必然要求。《检察日报》的法治报道应当满足人民知情权的需要。人民是一切国家权力的来源,人民对于国家权力的运作的情况——无论是好的一面还是不好的一面——都享有知情权。

司法机关的媒体应发挥好对自身的监督作用

  我国要进行法治国家建设,需要将司法人员的监督社会化,这种社会化中最卓有成效的步骤当属使大众媒介能够对司法活动进行适时的监督。司法机关的媒体,也应发挥好对司法机关自身的监督作用,不能只扮演宣传机制的作用。如果司法机关自己的媒体不能发挥对司法腐败和司法专横的预警和曝光作用,等于自废武功,就成了司法机关自己的“黑板报”。

张建伟:法治报道希望达成的效果,是促成国家或者社会法治大局,引导民众信赖法治和法律的正当程序。
张建伟教授与正义网工作人员合影。

     张建伟:引用托马斯·杰斐逊的一句话——"只要报纸受到保护,我们就可能依靠它寻找光明。"

  往期回顾
刘斌谈中国的法治报道
王维国谈公众法治意识强化
樊崇义教授谈刑事诉讼法
律师周泽讲述终结“养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