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006年,著名律师周泽在《检察日报》发表《养路费:最近6年都是违法征收》,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在公众与舆论的压力下,"养路费"于2009年被取消,周泽也被称为"养路费终结者。2011年6月10日,他将接受正义网独家专访,分享终结"养路费"中发生的故事。[图文直播][作者简介]

   
“根据我在《公路法》中发现,养路费征收就已不再是人们所讨论的‘滞纳金高不高’‘合理不合理’的问题,它是根本不合法的问题。”

“养路费”天价滞纳金引发质疑

    在2006年7月份,在郑州爆发了一起天价滞纳金事件,一位车主购买了一辆车,三年没有交养路费,结果被养路费稽查部门查到了,结果认定他要交养路费、滞纳金等等罚款费用要达到76万多元。当时事情经过报道之后,舆论哗然,公众均感觉到不可思议。怎么养路费这么狠呢?怎么三年没有交养路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研究“养路费”只为完成约稿任务

   当时“养路费”是热点事件,有媒体要求周泽写篇评论。他为确保证所写评论能够言之有物,花了很长时间研究养路费的问题,自称“相当于做一篇学术论文。” 
   在做研究过程当中,他发现交通稽查部门添加滞纳金认定的处罚,依据的是当时的《中国公路管理条例》和《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我立即产生一个疑问,当时不已经出台《公路法》吗?为什么还有《公路管理条例》,还要依据这个条例来作出这样一种决定呢?”他认为这里一定有问题,又进一步研究之后发现《公路法》有多个版本,而对于“养路费”的规定却又是各不相同。

《公路法》中早已废止“养路费” 

    1997年《公路法》强调要通过征收燃油附加费的办法来筹集公路养护资金,在征收燃油附加费的办法没制定出来之前可以继续征收养路费,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临时性过度性的措施。但是1999年修改的《公路法》里面彻底删掉了“养路费”这样一个词。依法征收的办法由国务院进行规定,但是并没有强调办法出台以前继续缴纳养路费。周泽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讲,“养路费”已在1999年时就废止了。“也就是说在法律上没有了根据,没有根据就不可以再征收。根据我的发现,我觉得养路费征收就不再是人民讨论滞纳金高不高,合理不合理的问题,而是根本不合法的问题。”他说。

著名律师周泽做客正义网讲述养路费违法征收系列评论出炉过程。
周泽认为理想中的法治记者,要有深深的人文关怀,要有很强烈的是非感,要有对不公平、非正义性的事情要有本能的抵制冲动,要勇于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要有伸张正义的信念。
“当时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有很重大的制度推动价值,我希望它得到广泛的传播,因此我不断的回应、抨击、上书。”

回应、抨击、上书 “养路费”最终被废止 

    2006年在《检察日报》上所发表的评论所引发的效果是周泽没有预料到的。该文发表后的第二天,辽宁、广东、重庆的交通部门等公开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了他的这些观点,“说我胡说八道,但是我继续写文章反驳他们”。周泽说。

    而周泽此后一直对“养路费”口诛笔伐,从2006年8月份一直到2007年初,整个大半年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给相关部门写材料,接受媒体采访,写网络文章,不遗余力批评养路费征收的违法性。2007年他向全国人大又一次上书,建议要求废止征收养路费的规定。

    “我想通过自己所做的努力,应该说在社会里形成了普遍的共识,认为征收养路费是违法的。”他的努力是可以看得见的,“养路费”在2009年1月1日终于废止了。

《公路法》至今并没有被完全唤醒

     然而养路费虽然取消了,但是《公路法》至今并没有被完全唤醒,比如一些与公路收费有关的条款,就至今仍停留在“纸面”上,处于“休眠”状态。不光《公路法》,国务院2004年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也是如此,比如有关“二级公路不得收费”的规定,已经实行快七年了,仍然没有从”纸面“落实到“地面”;有关公路收费年限的规定也是如此,比如近几年广受诟病的京石高速、首都机场高速超期收费问题,明显违法却得不到纠正

有人评价周泽做案件,有点像做新闻;他有时是把案件弄成新闻,有时又把新闻弄成案件。

“如果没有媒体和公民参与,我发表多少评论都没用。这更重要体现出民心所向,这才是一种法治的力量。”

民心所向才是法治力量

    养路费制度最终被终结,人们将周泽称为“终结者”,他自称不敢居功,“如果没有这么多媒体和公民对这件事情参与的话,我发表多少评论都没有用。”他认为这个事件更重要体现出来的是民心所向,这是一种法治的力量,正是大家期望才让《公路法》中的相关规定得以实施,“这也是一种法治力量、公民力量和舆论的力量的一种合力。” 
    “养路费事件塑造了我的公民性。”他说。正是从这个事件里感觉到,对一些制度的重大变革,公民的力量不容忽视。他认为如果在养路费的事件发生以后,自己没有积极主动以一种责任感去推动发展,那么结果肯定会大不一样。

记者和律师都是直指正义的表达者

    周泽在从事律师行业之前曾经还当过记者,对于记者和律师的共性,他这样分析说:“我觉得律师和记者本质来讲都是表达者,这两个职业的工作内容,我觉得都直指正义。”他认为记者的笔下有是非曲直,有很强烈伸张正义的功能。而律师接触当事人的委托,能够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帮助他们寻求救济等等,实际上也是直指正义的。 记者能通过自己的媒体报道真相,使正义得到伸张,律师能够阐述法理、影响法官,让法官作出裁判来实现正义。

《养路费:最近6年都是违法征收》文章电子版截图。
有关养路费的争论,最大的意义是唤醒了《公路法》这部"沉睡"的法律。

     周泽:我希望《检察日报》本着监督法律实施的目的出发,把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结合起来,来促进公平正义的实现。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