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推倒的校舍、毁坏的校园……摧毁的何止是这些打工子弟上学、读书的地方,更是他们对未来的期许与梦想。

上万名孩子一夜失学 

  近段时间以来,北京大兴区、海淀区、朝阳区已经相继关停了一批打工子弟学校,遍及3个区的上万名孩子在即将到来的新学期面临被迫被选择。早在2006年,北京市就曾经在海淀区、石景山区等区县关停239所打工子弟学校,当时近10万名学生的上学问题受到影响。与2006年那次大规模清理打工子弟学校一样,政府的理由依然很充分,这些学校是“在违法建筑内非法办学”,关停这些学校是为孩子们着想。应该承认,这些被关停的打工子弟学校,相当一部分确实教学设施简陋、师资力量单薄,尽管叫停不符合办学标准的学校,理由充分,但问题的关键是,谁来为孩子们安置好他们的下一张课桌。截至目前的消息,只有朝阳区教委表示,已经做好准备,不让一个孩子失学,海淀区和大兴区则没有对学生的安置办法给出明确回应。【详细

打工子弟校:转正只能是一个梦 

    “从2006年开始,区里就没再给哪家打工子弟学校发过办学许可证。”大兴区西红门镇团河实验学校校长杨女士称,学校自2002年开办后,她曾多次向各级教委申办办学许可证,但一直未获批。2006年,北京多个区县停止向打工子弟学校发放办学许可证。按《北京市中小学校办学条件标准》的“基本标准”规定,校园面积至少要达到15000平方米,校舍总使用面积至少3587平方米,其中体育场地应当满足相应学校规模所需的至少200米环形跑道等。“说真的,这些条件,没有哪家打工子弟学校能达到,转正只能是一个梦。”杨女士说。与大兴情况类似的还有朝阳和海淀的多所打工子弟学校。【详细

11
8月15日,海淀区东升乡后八家村新希望学校开学日期还有3天,不少家长却发现十余间校舍被夷为平地。
1
一个孩子茫然地站在一个打工子弟学校的门口,而校舍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2010年,北京“同城待遇”启动,在政策层面上为农民工子弟提供了在城市就学的通道,但这个通道并不畅通。 

决不让每一个孩子失学?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校园推倒、无处上学,根据目前的政策情况,孩子们要么转入公立学校、要么回老家。仅4所被关停的学校,人数就达3900多人,这么多学生怎样被公立学校一口“吞下”?况且,孩子们进入公立小学,门槛畸高、障碍颇多,仅就业证一证,就不知要愁坏多少菜农、商贩、临时工父母。 学校一旦关停,这么多学生的教育问题怎么办?这么多家庭的未来怎么办?切断教育之路,不仅卡死了部分孩子未来的上升渠道、加剧社会分化,更会制造出缺乏知识、素质堪忧的一代人。【详细

“五证”抬高他们的入“公”门槛

  在北京要上公办小学,外来务工者得凑齐“五证”:家长或监护人持本人在京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家户口簿等证明、证件。“‘五证’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是一道高门槛。”多名学校负责人坦言,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家长,大多是菜农、商贩、临时工、拾荒者,也许根本不能做到“五证”齐全。以“在京务工就业证明”为例,一个菜农到哪儿去开?有条件开的也要好几个月才能把证明办下来,开学时间早过了。据悉,此次被关停的红星小学1400余名学生中,只有70余人的家长办齐“五证”,新希望小学800余名学生中,只有100余人申请。【详细

公立高费用让务工家庭卡在“钱”关

  “我的朋友想给自己的孩子转去公办学校,可学校说要‘捐款’,将近两万元钱,其实就是借读费。”从四川来京务工的徐先生说,他朋友的孩子最终也没能去成公办学校。高价的借读费,对于很多来城市务工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使证件齐全,够了入“公”的条件,这些孩子依然难入公立学校的大门,被卡在“钱”关。

  另一在京打工的刘先生介绍说,他在一家医院药库当临时工,负责发药,一个月1300元工资,6点多起早打些小工,每月可多挣300元。孩子母亲平常打点零工,收入不稳定。租房一个月就600元,再加上赡养老人、伙食等费用,一个月下来基本不剩钱了。“学校提供的3块5的盒饭我们孩子都吃不起,都是自己带饭到学校热。有的公办学校午饭8元,订本书就几十元,我们根本不敢上。” 【详细

1
打工者子弟学校学生画的图画上写着:“学校要拆了,我要去哪里上学?”
2
公立学校高额的学杂费把许多外来务工者家庭的孩子们阻在门外。

  没有妥善的安置方案,就以违法建筑为由拆学校,只会令舆论大哗,让政府陷入被动。新方案不能只停留在纸上,必须切实保障那些打工子弟,有学上,有书读。

他们的父母建设城市 可城市却容不下他们的一张课桌

    在我们这片土地生活的孩子,理应接受九年义务教育,这也是每一个孩子应该享受的权利。孩子们跟随父母背井离乡,他们参与了整个国家的现代化建设,以自己的命运承受着为城市的现代化之痛,让他们从信息爆炸、知识爆炸的高速公路上中途下车,对孩子们不公平。没有办学许可证、房产证,校舍为违法建筑,存有安全隐患……是这些学校被关停的共同原因。可是让孩子们上学的原因只是有一个,那就是他们需要接受教育。还有什么更加重要的理由,比让穷孩子上学、让下一代接受教育这一点更重要呢?【详细

打工子弟被驱逐的教育权何处安放

  对于这场大规模的“教育拆迁”,北京市教委给出的理由是打工子弟学校存在非法办学的现象。诚然,非法办学确实应该予以取缔,但前提是学生得到妥善的安置,受教育的权利得到有效的保障。行政权力以“一刀切”的方式,贸然关停打工子弟学校,打击非法办学的同时,也是在放逐3万多打工子弟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拆毁打工子弟学校,实际上也是在拆毁打工子弟的上学梦。面对失去故乡的打工子弟,我们不能再让他们的权利被放逐,城市里理应有一张属于他们的书桌。被驱逐的教育权利何处安放?除了职能部门的有力保障和合理安置,更需要对社会力量进行规范引导,让其成为填补权利空白的有生力量。

我们的教育,不能嫌贫爱富

  关停打工子弟学校,可能与地方教育资源的博弈有关。国家投入的教育资源有限,大量农村里的孩子涌入城市,各城市并未因为他们的到来而获得更多的教育投入,所以,城市不愿负担这部分孩子的教育问题;而那些打工子弟的家乡,则相对贫困、教育投入匮乏,无法也不愿意给这些孩子提供必要的教育补贴带入城市。   

  我们的教育,不能嫌贫爱富。虽然由于历史原因,私人办学一直受到严格控制,但是民间又存在大量需要办学的现实诉求,我们不能漠视这种需要与诉求。这个问题,地方投入固不能缺少,国家也理应负起相应的责任,为这部分孩子提供受教育的机会,而不能任其在地方的博弈夹缝中丧失了受教育的机会。【详细

1
海淀区东升乡科技管理站门口,挤满新希望小学学生的家长。一名家长躺在地上,嘴里喊着“我们也为北京作了贡献”。
2
校园里的纯真笑脸,他们和城里的孩子一样,饱含着对知识的渴望。

  一个没有梦想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一个没有梦想的族群是没有前途的。何处能够安放打工子弟的梦想,恐怕已经到了要给出一个答案的时候了。

  往期回顾
寒门学子路在何方
鬼子进村背后的文化糟蹋
官员演戏和"官场做戏"
艺术品市场黑幕重重
私人会所折射"灰色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