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教材出错的新闻屡见报端:人教版高中历史书中的张作霖照片并非张本人,屈原、祖冲之的衣襟被指穿反,战国时期的孙膑坐上轮椅,荀子坐凳子读纸质书,韩愈的生卒年被搞错、只活了15年…教材之误,也不禁让人担忧其能否胜任传知启智、教化育人的重担。

教材中张作霖照用错 为湖南一督军照片

    头戴官帽、身穿元帅服。说起张作霖,不少人脑海中都会出现这样一幅画面,因为这是人教社历史教科书中张作霖经典的肖像照。而近日,张作霖第六子张学浚的儿子张闾实指出,大陆历史教科书中的照片并不是自己的祖父,这张印记在不少大陆人脑海中的张作霖形象其实是属于湖南督军何海清。何海清孙女何全美也表示教材中的照片搞错了,照片上的人是自己的祖父何海清。【详细

古代名人常撞脸 孙膑“穿越”坐轮椅

    之前,曾有网友在微博上传一组插画,称秦始皇、汉光武帝、诸葛亮、唐玄宗、颜真卿等多位古人的画像相似度极高,只是有胡子和没胡子的区别,感觉自己上学那会儿被糊弄了。此外,屈原、祖冲之的衣襟被指穿反,战国时期的孙膑“穿越”坐上轮椅,荀子坐凳子读纸质书等错误也层出不穷。【详细

韩愈只活15岁 “我寄悉心与明月”

     与前文相比,教科书中被曝出的一些低级错误,更是不可原谅。2010年9月,有家长指出鄂教版七年级语文教材篡改李白名句。在书中,李白的“我寄愁心与明月”成为“我寄悉心与明月”,有老师分析称,二字字形相似,有可能是使用五笔输入法时候的误操作。   

     更严重的错误出现在高教社出版的《中国文学史》中。有媒体报道,该书附录漏排内容达八九页,字数达八千字之多。不仅如此,书中显示,韩愈生于768年,卒于783年,只活了15岁。这版错误教材,一直从2005年7月延续到2009年6月,累计印数至少在十万套以上。有老教授愤怒质疑,像这样的错误,撰稿人和出版社的编校人员以及使用这部教材的数以十万计的教师和学生,难道没有一个人发现?【详细

222
张作霖入住大帅府时的正装照 供图/张闾实 张作霖(1875年-1928年) 辽宁海城人,北洋军阀奉系首领,是"北洋政府"最后一个掌权者,号称"东北王"。  
111
教材中的"张作霖"实为护国军名将何海清   何海清(1875年—1950年) 湖南省湘乡县(今湘乡市)人,民国时期护国军名将。1915年底参加护国战争,在纳溪等役中卓有战功。1923年出任滇南镇守使兼建国第六军军长,晋升陆军上将。  
    由各领域专家和教授集体编写,经过多次修订,本该在人们心目中有崇高地位的教材,却出现以上种种失误。出错范围之广,形式之多样,让人瞠目结舌。面对频频出错的教材,出版社以及专家学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人教社:新教材将更正错误

   此前,人教社该册教材的责任编辑表示,插图放反导致出现“左衽”错误。历史编辑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了历史课本中的相关错误,在以后的修订再版中会进行更正,“事实上,更正教材中的错误,这项工作我们每年都在做。”这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教育部已经集合专家,正在编写新版的教材,一经审定后就会发布,老教材中已经发现的所有错误会在新教材中得到更正。【详细

图书出版"张冠李戴"非个案 学者:改进就好

     事实上,在这起事件之前,图书配错照片“闹乌龙”的情况并不鲜见。不久之前,还曾发生一起《林语堂英译精品》文集封面误用作家杨骚照片的情况。“资讯越发达,态度越轻佻。”文化现象评论人、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早曾这样总结人们在图像信息“溢出”时代的富裕与盲从。  

     著名编剧、文化学者史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还不知道有关张作霖照片的这件事。但他表示,以前确实见过图书出版用错图片的情况。在史航看来,在当下的读图时代,往往一本薄薄的书要配很多图和照片,“信息多了,出错的可能也就多了。这是一个常理。”   

     史航表示,这个时代其实比以往更有机会做得细致。比如可以通过网络等方式查证,调集各种资料。但如果放松警惕,那么这个容易纠错的时代,就更容易出错。对于出现错误的情况,史航认为,“还是个重视态度的问题”。“每一次错误都能导致改进,这就是一个好时代。每次错误都导致麻木,心理素质更强,更能扛得住错误,这就不是一个好时代。”他这样说。【详细

教育研究专家:“李舒曼们”应该被鼓励

   “编写教材是件很严肃的事,教科书出错是严重事故。”尹邓安表示,一直很关注教材问题。“这些失误会影响到学生们的知识学习,也影响相关人物形象。教材出错问题很普遍,市面上的教辅资料更是错误百出。”他还表示:“教材书出错了,更要勇于改正。出版社等相关部门应有所作为,向读者致歉。”

    武汉女生李舒曼能看出教科书错误,尹邓安表示很高兴。“这个孩子的质疑精神值得称赞和鼓励。人们在幼年时,好奇心最重,老师要积极引导他们,让他们勇于表达自己的看法;不仅要纠正教科书错误,老师出错也要提出。”他表示,勇于提问,勇于向成人世界挑战,能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勇敢的性格。【详细

222
太原文史爱好者李彬挑出教科书中的错误:七年级语文课本(江苏教育出版社)中,王羲之的生卒年月有误。王羲之的生卒年应为公元303年至361年,而课本中却是321年至379年。 
111
在苏教版四年级下册《田忌赛马》一课的插图中,孙膑坐在轮椅上发奋著书。轮椅是在我国南北朝时才出现的,难道孙膑是穿越了吗? 
    长期以来,针对教材出错的现象,仍然停留在“挑刺”的阶段。这本身是一个颇为严肃的话题,却被出版商、媒体和部分公众当成了“娱乐节目”。虽然其中的差错屡屡被挑出来并予以改正,但新的差错又层出不穷。错了就改、改了再犯,教材编写者和出版商似乎乐此不疲。然而,在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中,正处于学习和成长关键期的孩子,却受到了很大伤害。

教材常出错 “硬伤”伤不起

    出版社应认识到,教材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载体,更是培育科学精神的平台。所有不符合科学精神的东西,都不应出现在教材里。

    对于已经出现的错误,教材出版社不能采取沉默是金的“鸵鸟政策”,应及早澄清或解释,并争取在再版时修改过来。这既体现了对读者和学生负责的态度,也可避免丢失人们对教材的信心。毕竟,在读者心目中,教材是最权威的工具书,不能有“硬伤”。【详细

教材出错并非小事 容忍犯错误并不等于容忍错误

    教材的重要性不必多言,之于学生的意义,并不仅是普通的书籍,教材中的内容会成为一种常识和固有的知识框架而被不假思索接受下来。由此出发,这些常识成为我们认知世界的起点和原点。  

    然而这些年教材出现的种种失误,却让人瞠目结舌。更令人遗憾的是,相关出版社要么对这些质疑不予回应,要么就是以“差错在所难免”、“我们一直在改进”等言辞推脱。  

    教材出错并非小事。出错可能源于编撰者水平不够或者不严谨,但容忍犯错误并不等于容忍错误。宽容的底线应该是承认错误并及时更正,而不是退化成对错误视而不见的“好好先生“。正如有论者指出,马虎草率、不负责任的态度,比错误本身更贻害无穷。【详细

各部门加强监管 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教材出错

    应该看到,缺少相关法律法规的制约,使得出版商肆无忌惮,敢于让一些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场。实际上,同其它商品一样,出错的教材也应被视为一种问题商品,对其不妨也采用强制召回的方式,让出版商和编写者付出代价。为此,有关部门应尽快完善相关法律,使召回有法可依。同时,对教材编写者,也要加强监管,建立问责追责制度,促使其承担社会责任、切实履行义务。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教材出错,让教材真正保持权威。【详细

111
有网友质疑人教版七年级《中国历史(上册)》中屈原所穿服装出现“左衽”失误,该书为2006年6月第2版,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衽,就是衣襟。前襟向右,也就是左边一片压住右边那片称右衽,反之称左衽。右衽为汉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经专家网友证实插图确实将右衽误为左衽。人教社有关人士坦承插图印制有误。 
文化江湖-结语.jpg

    必须看到,马虎草率、不负责任的态度,比错误本身更贻害无穷。所以,对于教科书的错误一定要实行零容忍,一方面要严格把关,追究责任,另一方面要及时纠错并道歉,让教材真正保持权威。

  往期回顾
U020130122331084737702.jpg
"追续权"制度需三思而后行
盘点那些年被叫停的节目
sss.jpg
别让手机"紧急呼叫"成摆设
U020121121475963134516.jpg
全国异地高考即将"破冰"
read_image2.jpg
快递有风险 小心信息泄露
QQ截图20121109095806.jpg
"差评"滋生 买家卖家受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