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无论奖发给谁,有谁关注,可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奖项背后的整个行业,生态健不健康,格局开不开放。

争议一:网络文学"全军覆没" 茅奖苛刻对待成众矢之的

  本届茅奖首次接受网络文学作品参评,本来被视为一个重要变革,业内诸多人士也对其抱有极高期望,可最后的结果却让跌破眼镜。在最早公布进入评选环节的180部作品中,曾有8部网络文学作品申报成功,后共有7部网络作品送选。在第一轮投票后,1部入选,使得此前信心十足的网络文学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8月11日晚,第二轮评选结果公布,惟一幸存作品也惨遭淘汰。网络文学遭遇大浪淘沙。知名网络小说《盗墓笔记》名气最高,然而却以尚处于连载阶段、未完结为由“被下马”;第一部申报茅盾文学奖的网络小说《橙红年代》,则因为出版时间是在2011年4月,卡在了2010年出版实体书的标准之外。茅奖对于网络文学的苛刻无疑成为众矢之的。

争议二:450万字的《你在高原》 "咬着牙"读完的评委如何评定?

  此次获奖作品中,张炜的《你在高原》长达450万字,相当于6部120回的《红楼梦》,评委麦家表示,“我觉得把它看完是我的责任,所以咬着牙用一天半的时间把它读完了。”麦家“咬着牙”才读完《你在高原》,其余60位评委中只有10多位进行了通读,更多的评委连作品都没仔细看就评定为获奖,既让人看不到评委的认真负责,评奖的公正性也根本无从谈起。《你在高原》如此,对于其他20部数千万字的入围作品而言,评委能认真到何种程度也就可想而知。没有认真阅读却评出获奖作品,不客气地说,这样的评奖恐怕连小学生作文评奖都不如,评委如此评奖又如何能担当起全国最高文学奖项的重任?【详细

争议三:5位获奖作家中4个作协会员 茅奖也是"肥水不外流"?

  在第一轮的投票结果中,81部作品进入下一轮评选,而得票前10名作者中,省级的作协主席、副主席占到了8位,文坛大腕纷纷入围。而最后的5位获奖作家中除了刘震云外,其余4位均为中国作协会员,这也是公众质疑的焦点。其实,早在20强公布时,就有网友戏称“欢迎来到茅盾文学奖主席专场”。在纯文学性和迎合大众趣味的商业性之间摇摆不定的茅奖,恰恰成了当下文学处境的典型写照。 

2
网络文学"全军覆没" ,人气最高的网络小说《盗墓笔记》以尚处于连载阶段、未完结为由“被下马”。
1
获奖作品中,张炜的《你在高原》长达450万字,相当于6部120回的《红楼梦》。

  茅盾文学奖评选“作协主席”占优势,是“赢者通吃”法则在文学圈里的现实体现。

"茅奖"趣味亟待多元化 年龄集中导致阅读盲点

  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委名单公开,这是一种进步。每省推荐一个评委的做法貌似公平,实乃幼儿园分糖果的办法,前十强时“主席”身份受攻击应与各省推荐评委的身份有关。突出的问题,一是获奖作者年龄段过于集中(1955-1964),评委们年龄与此相近,各省推荐评委年龄未查,其中评论家、作家多是“50后”和“60后”。这就导致阅读盲点的存在,比如对“70后”、“80后”创作成果漠不关心,前“20强”已经暴露出来。“茅奖”趣味的多元化有待于评委成员的祛体制化,完全由体制内产生已注定了它的结局。【详细

获奖作品90%人没读过 评奖成"体制内的狂欢"

  在人们看来,一部伟大的伟大的文学作品,不但应该在文学艺术上取得巨大的成就,也应该为读者喜闻乐见,可事实并非如此。记者从重庆精典书店了解到,此次获得茅盾文学奖的5部作品在重庆销售情况都不理想。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从2009年出版以来,一共卖出30几本,这本书也是这5部作品里卖的最好的。重庆书城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这几本书在书城销售情况都不理想,基本上没有什么销量。有人在网上做了一项投票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90%的人完全没有读过这5部作品。  

  看到这样的结果,就算茅盾先生还健在,心里可能也会矛盾吧!难道已历八届的茅盾文学奖,真的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了?难道茅盾文学奖真像一些媒体所说,已经沦为“体制内的狂欢”?那些作品畅销的新生代作家,那些风生水起的长篇网络小说,果真就完全不入流,压根没机会撞开茅盾文学奖的大门?【详细

茅盾奖成"矛盾"奖 学者称其已丧失文学引导作用

  早在几年前,就有专家指出,称茅盾文学奖严重偏离了奖项的宗旨,已成为名不副实的“矛盾奖”。清华大学教授肖鹰经过多方论证后,批评“茅奖”不仅未能实现国家最高文学奖的价值,而且基本上丧失了积极的社会影响和文学引导作用,希望“茅奖”能暂停十年。由此可见,“茅盾奖”演变成“矛盾奖”,第八届“茅奖”的评选既不是起点也非终点,仅仅是“矛盾”的一个体现,只不过在商业化日益剧烈的当下,伴随着媒体功能的强大,越是大奖的出炉就越能引起公众的质疑,事实恰恰证明,公众的声音无疑是客观公正的,因为相对于参评作家或评委而言,公众没有任何利益纠葛,他们只是作为旁观者和见证者实话实说。【详细

1
图为茅盾文学奖62位评委之一的麦家,对于超长作品《你在高原》,麦家称“咬着牙用一天半的时间把它读完了。”
1
作家和他们的作品。从左到右依次为:张炜、刘醒龙、莫言、毕飞宇、刘震云。

  “文章千古事”。何况“茅奖”不仅仅是一个文学评比活动,也是一个社会事件,它承载化人育人的使命。

闭门评奖增加民众猜测 有待公开透明良性互动

  人平不语,水平不流。近几届茅盾文学奖之所频频引发争议,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评选结果公布之前,没能与民众进行良性互动。公众质疑的不单是获奖结果,更多的是评奖过程。藏着掖着,或是故作玄虚,只会增加民众的猜测和不信任。与此同时,我们更应该认识到,茅盾文学奖在群众心目中具有崇高的地位,评奖不仅仅是作协的家事,而是中国文学的风向标、全民精神的避风港。总之,评选只有更加公开、透明、不拘一格,才能更加符合社会意愿和客观实际,才能更加具有严肃性和亲和力,才不至于给人以闭门评奖的错觉。

文学艺术还需百花齐放 新手也当"分一杯羹"

  在大腕们之外,给那些有潜力、有成就的行内“新手”以机会,让他们也受到鼓励,焕发一些创作激情,这应当不违背促进文学事业进步的目的。在网络高度发展、我国已进入信息社会的今天,给网络文学作品一席之地,已亟不可待!四年8000部长篇小说中,那些不知名的文学新人和网络文学作家难道不能从茅盾文学奖分一杯羹吗?!文学艺术要靠不断“推陈出新、百花齐放”才有前途,这早已是不争的方针,只有这样,文学也才能走向繁荣!我们不能总是那些老面孔,不断的审美,读者也会产生视疲劳,美学同样需要新鲜的目标“刺激”!【详细

2
茅盾文学奖被质疑是作协主席们之间的角力。

  当合情合理的质疑存在的时候,公平公正便会成为一句可能的“空话”!真正文学意义上的“语言权”应当属于大众作家,而不应被“少数人”把持!

  往期回顾
打工子弟的梦想何处安放
寒门学子路在何方
鬼子进村背后的文化糟蹋
官员演戏和"官场做戏"
艺术品市场黑幕重重
私人会所折射"灰色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