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遍5A景区需2万”不是简单的市场现象,而是一道沉甸甸的民生考题。近年来,随着百姓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旅游开始变成刚性需求,和衣食住行一样成为生活必需品。然而,景区门票高企,提高了旅游门槛,使之异化为有钱人的专利,难以满足中低收入群体的旅游诉求。

  万名网友吐槽景区门票价格 教授称"玩不起"

  中国旅游协会常务理事、武汉大学教授熊元斌感慨:“玩遍国内5A级景区门票要花近两万元,我这样的教授恐怕也承受不了!”

  熊元斌认为,根据现在国情来看,国内5A景区票价确实太高了。很多景区还以“涨价限制客流”为名继续调高票价,实际上这些风景名胜区多是垄断资源,游客根本没有别的选择。这说明高端景区在定价时对游客的感受和承受能力欠考虑。这种定价机制背后,透出景区权属不明的尴尬——到底是全民所有还是部门所有;定价是该市场说话还是政府拍板。 【详细】

  景区门票降价流于形式

  知名景区涨价,无名景区降价。这很像是在“唱双簧”,通过不知名景区降价获名,通过知名景区涨价或者保持原价赚利,以此来个“名利双收”。

  据称,第二批约100家游览参观点门票降价安排将于近期实施,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希望有更多的景区降价,更希望有更多的知名景区进入降价名单。从惠民角度上讲,知名景区降价影响更大、意义更大。如果降价名单始终没有知名景区,那很难不让人怀疑这只是一场游戏。【详细】

1
国家发改委于长假前公布了14家降价或优惠的5A级景区,门票总计只优惠了300元。截至今年9月初,国内136家5A景区中,免费或部分免费的仅有9家。全玩遍这些5A景区的话,门票等开销高达2万多元。
复制复制2
《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二条“扰乱社会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侵犯公私财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应当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依照本条例处罚。”

    在票价上做文章,已成为一种平庸的营销模式。一心盯着短期利益的景区运营方,或许没有综合经营、放眼长远的觉悟与能力。民众对著名景点的追捧,恰是它们敢于“飙高价”的底气所在。

  "虚荣心"导致景点高投入高票价

  目前的矛盾是,一方面当地政府希望通过景点赚钱,一方面又想通过行政手段抑制景点票价。“头疼医头,脚痛医脚”,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样一来,即使一些冷门景点因政策因素降价,待其变得热门后,价格也难免回涨。

  地方政府收入、当地经济发展与景区之间存在过密关系。虽然是公共资源,但地方政府大都将景点作为经济发展的手段,其公益性不足。另一种公共资源‘公园’就很少遭诟病,因为有关部门会投入很多资金,补贴公园维护、运行,将其作为改善当地百姓生活的市政工程。相比之下,旅游景区身上的‘功利色彩’浓郁得多。

  地方政府不惜代价斥资打造景区,一方面意在拉动当地GDP;另一方面,与其他产品不同,旅游景区具有很高的附加值。一个地区如果拥有知名景点,很容易成为当地政府的名片和营销手段。目前景区建设中,掺杂了过多地方官员的虚荣心,以‘价格高、规模大、名声响’为依据,是错误的发展理念。 【详细】

  "到地标签到"的文化心理导致了知名景区票价居高不下

  冷门景点降价意义寥寥,一方面由于它们的资源品质、浏览价值确实有限;另一方面,也因为国人内心,仍深深信仰“不到XX,便不算来过某地”的“签到”逻辑——宁愿人山人海中挣扎前行,也无意经历小众、个性化的旅行体验。在此语境下,只会铸成著名景点高烧不退,二线景点乏人问津的现状。凡此格局,已非价格杠杆可以改变和逆转。

  “到地标签到”的文化心理,以及僵硬单一的休假模式,注定了民众出游选择有限,也根本上导致了景区票价居高。价格取决于需求,当一再提价后,“名山胜迹”依旧人满为患,有何理由不继续涨?诚如有观点指出,“实现景区经济价值,不在于收门票,而在于吸引游客拉动消费。”只是,对景区而言,收门票难道不是更直接的创收门路?事实上,除了舆论非议,就生存处境来说,它们没有任何升级盈利模式的压力。 【详细】

  西湖免票,商业发展和公共需求的共赢

  商业的逻辑是趋利的,而公共事业的逻辑却是让公共资源最大程度地服务公众。西湖免票,实际上实现了两股绳拧成一股。景点免费开放,“还湖”于游客,确实斩断了每年上千万的门票收入,可是细细算来,由于免费开放带来的游客量,加速带动了整个旅游产业链条的发展,从而为城市带来了上亿元的经济利益。餐饮娱乐住宿等产业的发展,亦可更充分地满足人们的出游需求。

  往深处看,兼顾商业逻辑和公共逻辑是怎么实现的呢?需要城市管理者的决心和智慧。当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冲突时,从大局出发,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抑制住小部门的利益,防止大众资源沦为少数人和部门牟利的“摇钱树”。对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有更加理性的思考:为了长远利益捡西瓜、丢芝麻,舍小钱、挣大钱。这也在商业发展和公共需求之间寻找一条可以持续融通的路:让好的解决方案和制度安排,将看似难以调和的两种利益拧成一股绳,从而给城市以向上发展的力量。 【详细】

1
地方政府在景区建设中“大手笔”频频出现。9月16日,媒体报道西安花百亿打造28个人工湖。有观点指出,在水资源缺乏的西安,何来建设用水及资金?这究竟是民生工程还是政绩工程?9月25日,媒体报道湖南为公祭舜帝大典投资亿元改造景区。
2
山东曲阜的孔庙、孔府和孔林景区年客流量过百万,年门票收入为1.5亿元左右。曲阜旅游文化管理局副局长周鹏曾对媒体表示,2011年用于景区相关管理及维护等投入为3000万元。这一数字仅为门票收入的五分之一。

    公众更应关注的是景区定价机制,使之回归公共性定位。这包括景区定价是否考虑国民收入水平,又是否经过严格的民意机制,最终是否体现了景区的公共属性。

  景区是国民公共资源,地方政府不能借景生财

  圈墙售票,将景观属地化,正义性何在?在景区票价之辩中,两个前提不该模糊:其一,国民有接触国之自然、人文资源的权利,简化说来也即,低成本旅行权;另一方面,作为公共资源的景区,其收益除必要留存,理当交还全民共享。

  一个国家的旅游产品应该是国民资源,而非地方资源,尤其是自然和历史景观。地方政府不能有借景生财的想法和手段,也不能通过所谓的市场化,委托企业经营,将公共资源商品化。而这两种做法,恰恰是一些中国景区的惯常运营方式。在这背后,不单纯是门票价格形成机制的问题,而主要是公共资源管理的制度性问题。需要理顺公共资源的公益性与景区维护责任之间的关系,这需要新的推进相关立法和制度改革。

  理顺景区定价机制,让门票价格更趋合理化

  如何缓解景区的公共需求与过度逐利的矛盾冲突,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值得强调的是,理顺景区定价机制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免费,而是为了让门票价格更趋合理化。门票价格过高会侵害公众的正当利益,免费午餐却也未必美味。一边是节假日期间景区人流爆棚、不堪重负,一边是让名胜古迹回归公共性的舆论呼声高涨,如何让游客感到“幸福”,其实不是简单的事情。

  当然,眼下舆论焦点在于景区票价过高,而不是免费措施可能产生的弊端。因此,如何促使景区由暂时的降价促销转向长期的合理定价,让老百姓得到更多实惠,才是更迫切的。 【详细】

  景区票价惠民需完善听证会制度

  景区票价变更关涉公众切身利益,属于重大公共决策,票价上涨需要谨慎,要讲程序,票价下降同样应讲程序,一句话,涨要涨得明明白白,降要降得清清楚楚。票价上涨时,各地多会开听证会,票价下降,听证会要不要开?

  这么说,不是反对景区门票降价——不少景区的门票价格高得离谱,早该降了——而是说,不履行相关民主决策程序的降价,成了一些地方政府对民众单方面的施惠,降多降少,民众只能被动接受,而无权置喙。没有了程序设置,今天可以为了政绩等需要给民众一点实惠,但明天出于经济利益,又可以涨回去。降价的随意必然意味未来涨价的随意。

  有关部门若想改变门票价格只涨不降的局面,不能寄希望于一两次行政之手的强力干预,而应更关心如何改变目前博弈机制的缺陷,通过听证会等制度平台的改革,吸纳公众的声音和力量,让各利益相关方平等博弈。

  从这个意义上说,应该建立完善的听证会机制,让景区的账单明明白白,真正弄清楚哪些景区票价该降,到底能降多少。只有公众知情权和参与权不再虚置,景区门票价格才能以制度化的形式固定下来,民众在得到实惠时,不用担心哪一天到手的实惠又不翼而飞。 【详细】

1
在其他景区争相涨价的同时,西湖的免票不仅没有亏本,反而给杭州旅游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益。在免票政策实行的这第十个年头,杭州模式再度引起全国关注和思考,在品质旅游这条道路上,杭州愈行愈远,愈行愈健。
2
景区票价下降是大好事。但票价变更关涉公众切身利益,属于重大公共决策,票价上涨需要讲程序,票价下降同样应讲程序。否则,降价的随意也就意味未来涨价的随意。
结语.jpg

    在民意被抛在一边,知情权和参与权都无有效保障,景区的公共属性无法明确的前提下,想要通过一两次景区降价,改变门票价格只涨不降的局面,带动更多景区降价,恐怕只能是一厢情愿。

  往期回顾
头图1.jpg
免征加班税,回归税赋本义
北京游行.jpg
理性爱国,凝聚正能量
京东PK苏宁.jpg
电商战:赢了眼球 输了诚信
春华天桥.jpg
改变政绩观杜绝"面子工程"
刘翔.jpg
请给运动员包容与善意
羽毛球队.jpg
消极比赛,莫让道德让位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