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南罗霄山,成群结队的候鸟飞过这座山头,逃不过下一个山头,罗霄山成了候鸟被杀戮的墓场。此情此景,令人震惊!

  千年鸟道成屠宰场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进入秋天,成群结队的候鸟从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华北平原等地起飞,经东、中、西三路分别飞往中国南部地区越冬。地处中部地区的湖南、江西等地形成了极窄的“迁徙通道”,成了从中部路线南迁候鸟必经的“千年鸟道”。

  然而,近年来这些地区大规模捕杀候鸟的行为,使得这条"千年鸟道"反而成了众多候鸟的"险境"。在有的村落,一年下来捕获的南迁候鸟甚至可高达150吨以上。湖南"千年鸟道"上的新化、新邵、桂东等县自古就有狩猎的传统,捕鸟之风盛行。每一次捕鸟结束后,"收鸟人"就会出现,接着,鸟儿就会出现在县城的菜市场或餐馆里,甚至大城市高级酒店中。 【详细】

  "专业"的猎杀群体 每年猎杀候鸟超过150吨

  在举国都加强野生动物保护的今天,湖南罗霄山脉某些地方竟然长期发生猎杀过境候鸟的野蛮行为,全人震惊和愤慨。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存在于湖南境内的非法猎杀候鸟活动,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时间跨度长,据说这样极端丑恶、野蛮的的事已存在好多年,以致逐渐形成了一支“专业”的猎杀群体,多年来未引起重视和解决。

  二是猎杀的候鸟数量十分惊人,每年被猎杀的候鸟超过150吨。

  三是在“千年鸟道”猎杀过境候鸟已成为少数不法分子公开的“职业”,有杀鸟的,有专门在市场贩卖的,有专门开候鸟菜肴的餐馆,从而形成了一条捕候鸟产业链,

  四是猎杀候鸟的“水准”无耻地高,“专业”猎杀候鸟的不法分子装备精良,火器及其他捕鸟工具先进,已不是老式猎枪或弹弓之类的“小打小闹”,说明猎杀候鸟的不法分子花了资本,有一定“投入”,为了盈利,他们会疯狂猎杀,这对候鸟的威胁特别大。

  五是一些新富豪居然以猎杀候鸟为娱乐,反映了这些无良先富群体的残暴恶劣品质,如不及时制止,我真担心有一天会出现面向富人群体的猎捕候鸟“豪华旅游”。 【详细】

1
深夜偷拍湖南罗霄山候鸟杀戮现场,一个山头盘踞数百打鸟人,一只天鹅可卖300元。有村民告诉我们,10月3日那天打下来的很多,足有一吨。你想想,一个山头有两三百盏灯,一盏灯代表一伙打鸟人,这个数量是难以估计的。
2
10月20日,我国候鸟迁徙中部路线必经的一条“鸟道”上的湖南省新化、新邵、隆回三县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订立了“候鸟保护联防公约”,标志着三地建立起联合执法、联合建设、联合宣传的联防机制。

    监管和法律意识的双层缺失,使在罗霄山脉附近,已经形成一个类似于合法化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加之大众的贪吃陋习,更使这条千年鸟道上候鸟声声哀鸣、被践踏的生命血迹斑斑。

  "三不管"地带成候鸟"死亡地带"

  奇怪的是,当地监管部门对此却表现得无能为力。理由是候鸟迁徙经过的地方多是深山老林,很多都位于几个县交界的“三不管”地带。而且,猎杀者都有枪支。所谓“三不管”,说穿了就是推卸责任。当地林业、公安如果能统一协调、联合执法,在候鸟过境的两三个月里,加大执法力度,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候鸟被杀戮。

  这种监管上的缺失可能分两个层面,一个是在行政管理上,罗霄山脉属于三省交界的地方,属于一个三不管的地带,林业部门说我们管理的成本太高,我们的人员太少;公安部门说我们的经费不足,甚至这些猎杀者都带着枪我们也不太好管。但是在这种所谓的三不管背后。其实我们看到的就是一种责任的推卸,一种管理职能的缺失。 【详细】

  当地农民法律意识淡薄 执法困难

  在法律监管的盲点地带,杀戮候鸟已经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途径。据拍摄者观察,“这些人都是有专业分工的,有人打灯,有人打枪,有人找击落的鸟,像一个组织。少的三四个人,多的十几个人。那些猎杀候鸟的村民都是一些收入普遍很低,低收入群体,他们通常不会食用野味,射杀候鸟只是源自于改善生活的目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早就有非常多的规定,像非法捕杀、出售或者收购、运输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都是要到受到法律上的严处的,情节严重的可能判的刑还比较长。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除了林业部门是否不作为引起质疑,其他相关部门也难辞其咎。据了解,野生动物保护堪称“九龙治水”,在野外和酒店餐馆中的野生动物归口林业部门管理,但在菜市场、集市上的野生动物则主要由工商、城管部门管理。在捕鸟成风的地方,人们在菜市场随处可见买卖候鸟的人,甚至身着工商、城管制服的人也会成为买鸟者。还有媒体披露,这些部门的一些管理者不仅不抓捕鸟者,反而成为“眼线”,在各部门“联合执法”时为其通风报信。据业内人士透露,某些地方政府部门甚至在配合林业部门执法、宣传时,还要收取“打点费”,借“保护”之名行“破坏”之实。笔者认为,鉴于此种情况的存在,要让保护候鸟行之有效,还需将“保护候鸟”纳入猎杀候鸟地区的政府考核,与主要领导干部的政绩挂钩,才能给候鸟保护划上“硬杠杠”。 【详细】

  纪录片中的一个细节让人深思,在之前没举报时,街上到处是卖鸟人,城管的工作人员与卖鸟人擦肩而过,也没人管。而当记者举报后,公安、工商联合城管,出动三批人来检查市场,但执法人员还没到市场,卖鸟人就纷纷躲起来,最终只在市场上找到3只鸟。是否有人通风报信,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和违法庇护都需要相关部门秉公彻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庇护买卖,就是变相鼓励杀戮。

1
在捕鸟成风的地方,人们在菜市场随处可见买卖候鸟的人,甚至身着工商、城管制服的人也会成为买鸟者。
2
那些猎杀候鸟的村民都是一些收入普遍很低,低收入群体,他们通常不会食用野味,射杀候鸟只是源自于改善生活的目的。

    我们皆孕于大自然,但似乎人类从来不懂得如何与大自然万物好好相处,不是无止尽杀戮便是破坏栖息地。天地间不单只有人类,要考虑自然界的平衡。万不能因小利而失大计,要有可持续发展的观念,亦是为后代造福。

  保护候鸟请从“餐桌开始”

  在南迁候鸟的主要越冬地雷州半岛,秋冬季节吃候鸟已经成为当地人的宴请“时尚”。当地政府虽三令五申“禁食鸟”,但是多年来始终收效甚微。一则雷州半岛古来即有“食鸟”风俗,二则一味逐利的餐饮业者阳奉阴违,再则“达官贵人”难改“尝鲜”的饕餮嗜好。由此看来,只要餐桌需求一日不消,候鸟就很难摆脱沦为“盘中餐”的噩运。

  从经济常识来讲,任何一种掺杂着利益目的的不法行为都很难靠“禁”和“罚”来消除。诚如对象牙制品的需求一日不除,利益驱动下的对大象的偷猎行为就会始终存在。就候鸟捕猎行为来说,我们虽然不大可能要求人们完全抛弃过往“打鸟”习俗,但至少不能过度捕杀,而制止过度捕杀最有效办法之一就是拒食候鸟,消除候鸟餐桌消费的生存空间。 【详细】

  维护“千年鸟道”畅通 需建立长效机制

  国家林业局22日向湖南省林业厅发出紧急通知,要求迅速调查候鸟迁徙线路涉及地区猎杀候鸟情况,坚决查处猎杀候鸟违法行为。其实,湖南省林业厅早在11年就曾在邵阳市召开专题现场会,部署候鸟保护专项行动。若真是实施得力,便不会有这纪录片的出现!近日,湖南省新化、新邵、隆回三县签订“候鸟保护联防公约”,建立起联合执法、联合建设、联合宣传的联防机制。只希望这联防机制是真的有效,而不是一个欺骗大众的表面工程。保护候鸟需要的不是面子工程,不是每一次被曝光之后相关部门的“马后炮”,不是候鸟保护站的长期成摆设,而是要相关部门实实在在地深入迁徙地去进行保护。 【详细】

  去除千年陋习需多方合作

  捕鸟食鸟是一个陋习,它破坏的是生态环境,实际上也是违法的行为,我们要去保护候鸟和保护野生动物,修复人和自然的关系,做到“口下留德”,说服更多的人承诺不吃候鸟,这样就会减少这样的市场,甚至去鼓励检举揭发违法制作销售野生动物菜肴的餐厅,慢慢就可以让更多的人来注意保护野生动物。江西和湖南杀鸟的根源是历史遗留问题,以前我们杀鸟是为了自己果腹。现在乡村和城市里的道路条件改善,就可以更加便捷的把野味卖到餐厅里去,会变成财富。这是任何一个地方大规模去捕杀候鸟根本的原因。

  志愿者组织也迅速在微博上联合起来,建立了“让候鸟飞”的官方微博,确定公益活动是“让候鸟飞”,并制定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是传统媒体和微博集中来展现候鸟被杀戮的情况,告诉大家在中国的哪些地区候鸟遭到杀戮。第二步是由媒体发起这样的倡导,不杀鸟,让这个市场没有买卖。第三步是支持和配合国家林业部门,能够实现政府和民间的互动和合作,我们共同来解决这个问题。单靠政府可能都没有办法去完成这样的任务,实际上杀戮候鸟是一个沿袭千年的陋习,需要政府和民间的通力合作。 【详细】

1
姚明在拒绝鱼翅的公益广告中说的那一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人类的贪婪是野生动物的灭顶之灾。
2
猎杀候鸟获得的利益,催生了杀戮候鸟的职业团伙,地方政府惟有公安、工商等多部门出动,严禁枪支、严查餐馆等多渠道下手,切断职业团伙的利益链,让捕杀者的违法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还这些候鸟一条生路。
结语.jpg

    保护候鸟不仅仅是寄希望于民间的动物救护组织,有良知的人民自发保护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政府加大力度稽查和深入民间的宣传保护。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候鸟们总是要经过中国这一片神奇的土地,几千万年始终如此,今后依然会,那么请不要让中国成为候鸟最终归宿。

  往期回顾
F201104081558471216604425.jpg
拯救道德要唤醒职业精神
西湖美景.jpg
明确公共属性,景区才能惠民
头图1.jpg
免征加班税,回归税赋本义
北京游行.jpg
理性爱国,凝聚正能量
北京游行.jpg
理性爱国,凝聚正能量
京东PK苏宁.jpg
电商战:赢了眼球 输了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