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黑校车被交警拦截下来,这些车上的孩子们,是幸运的。然而并不是每个超载的学生都可以如此幸运。一件件严重的事故和孩子们的离去,足以刺疼我们的社会。
广州两月查处校车违法1100宗 交警称超员情况普遍
    广州,一辆接送白云区新科幼儿园学童的中巴被交警拦下,这辆核载19人的巴士挤进了27人;5分钟后,白云区龙归中心幼儿园的校巴也被截停,限座26人的校巴愣是坐满了43个学童,最夸张的情况是3个学童共挤1个座位。交警部门表示,从10月20日至昨日,广州交警累计检查校车36000多辆次,查处校车各种交通违法行为1100余宗,其中超员仍是最突出问题。【详细
江西南昌一下午连查两起校车超载 曾发现超载440%
    早在11月7日,大江网以《12座装了53人 南昌一“伪校车”超载440%》为题报道了南昌市高新交警大队一中队执勤交警截查了一辆蓝天双语幼儿园接送小朋友上下课的金杯客车,这辆在路面上逆行的校车额定载客人数为12人,可车上却装了51名幼童,加上一名随队老师和司机,总共有53人,超员比例高达440%。【详细
安徽阜阳铁笼三轮装18幼儿 家长称无正规校车可选
    私自把货运电动三轮车焊上顶棚,装上铁栅栏,变身校车,满载幼儿后还锁上铁门。阜阳市交警二大队连续查获3辆铁笼式的黑校车。“这是典型的黑校车,是辆改装的货运三轮,根本不能载人。”执勤交警在旁边数着,两辆三轮,分别装载14和18名幼儿。没过多久,警方又查获了一辆装有铁笼子三轮车,车身贴有“天天幼儿园”的字样,里面同样塞满了十余名儿童。【详细
1
大江网于11月7日报道,南昌市高新交警大队一中队执勤交警截查一辆超员比例高达440%的“伪校车”。 
2
阜阳警方拦下的“铁笼校车”里装满了孩子。
  触目惊心的校车事故已不是一次两次,这其中,有监管部门的严重失职,也存在教育投入的不足和资源配置的不公。诸多显而易见的重大隐患,使惨祸的酿成绝非出自偶然。
较大的市场需求使“黑校车”无法禁绝
  一辆专用校车价格区间在20万元到50万元之间,一辆校车的售价会比同类普通车贵10万元~20万元。这样的价格对于一切欠发达地区或者经费吃紧的学校就是个大问题。就算买得起,许多学校也表示无力承担日常的运营费用。在正规校车难以普及的情况下,较大的市场需求使“黑校车”无法禁绝。
政策法规不健全 “校车特权”无保障
    我国有些省市和地区对校车作出了规定、规章,但国家还没有对校车立法,因此也就没有校车的特权,更没有法律规定其他车辆要避让校车、校车享受公交车道的特权,孩子们在车内的安全很难得到更有效的保护。“校车要有特权”这么简单易学的经验却成了无法抵达的彼岸。【详细
相关部门不作为 冷漠对待责任失守
    校车超载引发事故频频,可大量血的教训似乎撼动不了相关部门麻木的神经。以正宁事故为例,出事的校车,超载早非一两次,幼儿园向家长收取不菲的校车费,却提供了极其劣质的服务,对此,教育部门长期不闻不问,交管部门也不查不管,正宁相关公权部门对于孩子的安全,表现出惊人的冷漠。
    每一起校车事故背后,都有学校对学生安全责任的失守,都有当地公权部门的长期不作为,这几乎成为一个定式。而中国的校车也可谓五花八门,农用三轮车、小型面包车、中巴等安全保障较差的车辆几乎成为主流,校车管理模式更是混乱不堪,有学校购买,政府租用,家长合租等。从国家层面,建立完善的校车制度,给孩子们安全的依靠,却始终是空白。【详细
1111
湖南株洲,一辆校车超载6人被暂扣,由于转接的车辆迟迟不到, 3岁的乐乐(化名)哭了,她说,我想妈妈。 
2
黑校车上的孩子,他们的眼神让人心疼。 
  我们离一辆安全的校车还有多远?这一脚刹车的距离,衡量的也正是文明的程度。
基层农村校车之痛尤为迫切
    据了解,“黑校车”、“超载校车”多集中于中西部、农村地区、城市外来人口聚集区、城乡结合部。有学者统计近5年媒体报道的74起校车安全事故数据后发现,在死亡人数中有74%是农村学生。基层农村因条件有限,尽管不少家长早就意识到校车安全的隐患,但迫于无法接送等种种无奈,仍不得不把孩子送上一辆辆拥挤的校车。【详细
校车安全呼唤教育文化“觉醒”
    很多学校教学楼非常豪华,设施非常先进,可校车却总是脆弱不堪,这就是教育文化的落伍。他们并没有将校车当做学校发展的重要构成,没有将校车和孩子的安全问题联系起来。能上升到公共安全高度的学校和管理者,就更是少之又少了。今天办学,必须将专业化、高档化校车的建设和配备,放到一个较高位置。有合格的教学楼,就应该有合格的校车。【详细】 
根治乱象亟待“校车立法”
    近年来,教育部门和各级政府为推行校车制度,还是做了不少工作。8月25日,教育部在浙江德清县、山东威海市等6个地区开展校车试点。几个月运行下来,当地民众反响不错。然而,这并不能掩盖各地政府投入的普遍不足,也不能应对校车制度、法规严重缺乏的窘迫现实。
    首先,立法应该明确校车投入的责任主体。倘若,政府在购买校车、维持校车运营方面负有主要责任的话,那么,各级政府的责任需要有清晰的界定,而且,也要成为具有约束力的硬性规定。而对于社会力量介入校车运营,也应明确门槛和责任。
    其次,校车一旦上路,那么,校车的道路交通“特权”,也需要通过立法来确保。
    再次,由于校车属于特殊车辆,校车驾驶员的资格审核,当然也要有严格的规定。【详细
德清“特权校车”工程值得推广
    德清县“特权校车”工程启动于6年前,县政府与当地客运公司合作,实施校车“专车专营”,政府投资约2000万元,先后购置了79辆、4种车型的专用校车,每年还拨出400多万元经费对校车运营予以补贴。为了确保孩子安全,该县对校车有专业公司管理,有组织机构指导,也有专门的小组定期督查,县教育局该专设安全科,监管全县教育系统学校安全,包括校车安全。
    浙江省德清县推出的“特权校车”,不仅应该受到赞扬,更需要在全国推而广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和减少悲剧的发生。【详细
11
在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都有专为校车制定的法律,据说多达500多项。这其中包括对校车坚固性和安全性的规定。
[复制]2
加拿大校车被誉为“世界第一安全校车”,除法规严格外,全国统一的规范标准从硬件上保障了孩子的安全。

  悲剧已经发生。只盼对校车事故的反思,能够将人们的目光和思考,引向它所行驶于其上的那片依然贫瘠的土地。在这些校车上满载着的,不仅仅是孩子,更有着基层农村的痛苦和社会的顽疾。 

  往期回顾
名人爆粗 是真性情还是不文明?
"百万孝子工程" 乌托邦的美丽寓言
差生戴绿领巾 冠冕堂皇的教育暴力
学术腐败 斯文扫地的象牙塔丑态
名人之后的教与养
大爱点燃希望 献礼教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