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赛活动与学校的“联姻”,早就引起社会不满,也引起了各地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培训机构的此起彼伏,学生家长们的趋之若鹜,不断折射出“竞赛热”背后的症结所在。
学科竞赛高收益下的"变相敛财"
    组委会以举办“希望杯”数学竞赛的名义,与部分学校联合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组织学科竞赛,收取报名费,并向学校承诺如果能鼓励更多学生报名,将按比例返还报名费,这样的举动,使学科竞赛蜕变为某种程度上的敛财活动。此种行为不仅违反了教育法的相关规定精神,同时既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又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
带有升学性质的学科竞赛"绑架"
  另外,组委会向学生作出承诺,表示如果竞赛成绩够好,可以向示范校推荐。同时通过各种方式误导家长认为将从此类竞赛优胜奖获得者中选拔优秀学生,向高一级学校推荐,导致众多家长盲目报名考试。被带有升学性质的学科竞赛绑架,对孩子也是一种不公平和不负责。【详细
"被竞赛"的孩子和难以企及的"减负"
    多年来,教育部门虽一直严格禁止“各类竞赛与升学挂钩”,可是,社会上的竞赛热潮仍然经久不息,各类竞赛与培训机构生意“繁忙”。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减负难的很大责任,当推给竞赛和社会培训机构。与奥赛相关的培训班热,尤其是奥数热愈演愈烈,被人们戏称为“全民奥数热”。甚至有些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就被家长们送去学奥数。“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思维,促成了家长们最心甘情愿的迎合,也成了许多孩子们挥不去抛不开的负担。
2
近日,北京市教委下发《关于禁止组织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与学科竞赛活动的通知》,禁止区县教委、学校等教育机构组织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与学科竞赛。
1
这些大大小小的获奖证书和奖牌,被认为是各大名校自主招生最好的敲门砖。 
    不让考试就考级,不让考级就竞赛,不让竞赛就占坑……小升初的选拔手段年年新、“招招”新,乱象丛生。
拼证书、拼杯赛、拼占坑 小升初还要拼什么?
    2007年,教育部通知严禁中小学生参加公共英语等级考试,“公英”退出了小升初。不过,三一口语、剑桥少儿英语等英语测试取代了“公英”,成为很多“小升初”必考。  
  2005年“迎春杯”叫停,成就了另外一个赛事“华杯赛”。“迎春杯”后来改名“数学解题能力展示”。“走美杯”、“学而思杯”等数学竞赛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
    “政府禁令很多,效果不好,原因就是根子上的问题没有解决。”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由于教育不均衡导致择校热,从而诞生了各种“竞赛”。【详细
竞赛治理收效甚微 京四大杯赛成"小升初"必备敲门砖
  多年来,教育部门虽一直严格禁止“各类竞赛与升学挂钩”,可是,社会上的竞赛热潮仍然经久不息,各类竞赛与培训机构生意“繁忙”。据报道,“希望杯”在北京地区和“华杯赛”、“迎春杯”、“走美杯”并称为小学四大杯赛,仍然是“小升初”必备的敲门砖。从过去多年各地治理“竞赛”的情况看,几无多大效果,大多高调开场,无疾而终。【详细
教育部门管理错位 名校以竞赛成绩作为录取标准已成"潜规则"
  如北京市教委所言,其确实不能查处希望杯赛事组织者,可是,对那些和希望杯联合招生、报名的学校,教育部门则完全有责任予以惩处。遗憾的是,公众还很少看到。当然,一些所谓的名校多年来以竞赛成绩作为录取的标准,几乎是人人共知的潜规则,可是,又有哪所学校因此而受到严格的惩罚?这无疑和管理对象的错位有关。教育部门的责任应首先是规范管理学校,而不是社会培训以及竞赛机构。【详细
1
各大杯赛的背后,也许都有着那么一些不可言喻的猫腻。 
[复制]2
十年打不倒的全民奥数,也许能很足以言明当前“希望杯”背后的症结所在。

  10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和各地针对奥数,屡有禁令和行动,但仍未从根本上撼动奥数的地位。

症结不只这个"杯" 家长呼吁取缔坑班均衡教育资源
  “迎春杯、走美杯也干脆一并取消了吧,光取消了希望杯,有用吗?”不少家长都表达了上述观点。东城区某小学家长杨女士说,如今各种杯赛多如牛毛。
    “其实杯赛已经不重要了,各个牛校都以自己坑班的成绩作为录取标准,因为他们知道杯赛也有猫腻,所以“希望杯”停赛意义不大,什么时候能真正取缔坑班,均衡教育资源,才真正能还孩子快乐童年。”一位家长说。
    “有需求就有市场。现在学生压力不是因为竞赛问题,而是因为升学制度本身存在问题。如果不解决根本问题,就不可能通过‘叫停’达到减压目的。”针对现在小学生的压力,另一位家长则道出了这样的感受。【详细
解决择校热还需斩断利益链 专家:让平民子女优先选择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解决小升初“择校热”实质上就是要斩断办班、“条子生”、“择校费”这三条利益链,“不打破这一利益格局,任何均衡义务教育的具体措施都只能是隔靴搔痒。”建议用“分蛋糕”的理论解决义务教育择校问题,让无权无钱的普通民众子女最先选择,让义务教育的直接提供者和决策者的子女最后选择,并严格按这一原则制订出各地可操作、可监控的规程,在公开透明的状态下完成这一过程。【详细
1
“减负”这个口号,我们已经喊了很多年,可现实是,咱们想择校、学校想择生,孩子不“优”行吗? 

  只是做外围文章,义务教育均衡就遥遥无期,基于这种不均衡的现实,竞赛热和择校热将很难降温。单单禁止学校参与组织“希望杯”赛事,能给家长和孩子们带来多少“希望”呢?

  往期回顾
第15期:血色校车 我们该如何救赎
第14期:名人爆粗 是真性情还是不文明?
第13期:"百万孝子工程" 乌托邦的美丽寓言
第12期:差生戴绿领巾 冠冕堂皇的教育暴力
第11期:学术腐败 斯文扫地的象牙塔丑态
第10期:名人之后的教与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