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确认的第一例患者患病以来已陆续花费10万元,打算卖房凑钱,因地址被曝光而作罢。另一名病危的安徽患者也已经花光积蓄。

  能否利用公共财政为患者埋单惹争议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教授林江认为,使用公共财政资金为H7N9禽流感患者买单的前提是:H7N9禽流感具有人到人的传染性。目前禽流感患者治疗费由政府财政买单,时机不太成熟。

  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建议,为了更好地防治H7N9,政府应该设立专项资金,为H7N9患者提供免费治疗或减免费用。

  关键是看是否为公共卫生事件

  专家不赞成免费医疗还因为目前确诊病例都是散发病例,“散发病例可以看作是个人卫生事件,人传人的流行病可以看作是公共卫生事件。”将人际传染性作为公共卫生事件的定义标准,这个理由显然更站不住脚。因为从来没有哪个文件作出如此简单的判断,从举国上下采取的实际应急举措看,将眼下这场禽流感疫情说成是个人卫生事件,岂不形同睁眼说瞎话?什么样的个人卫生事件会让地方政府关闭活禽交易市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又何来以保障国家公共卫生安全需求为指引,第一时间批准新药上市呢?  详细《《

1
自2013年2月以来,上海、安徽、江苏、浙江先后发生不明原因重症肺炎病例,其中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33例,9例死亡。
2
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网站消息,所有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均已采取医学观察措施。只1名密切接触者出现症状外,但已排除人感染H7N9禽流感,其余密切接触者均未发现异常。目前疫情处于散发状态,尚未发现人传人。

    法治社会,政府的公共财政开销必须锱铢必较。针对有患者无钱可治的困境,政府能否动用公共财政为H7N9禽流感买单,的确需要作出法律上的判断。

  人际传染性并非是免费医疗的前提条件

  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第62条规定,国家对患有特定传染病的困难人群实行医疗救助,减免医疗费用。需注意的是,此处立法规定的传染病并未要求为人际传染性,人与动物之间相互传播的疾病也当在此之列。

    《传染病防治法》还将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列为乙类传染病,一旦发生疫情则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可见立法上并未将人际传染性作为免费医疗的前提条件。况且,《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43条也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提供必要资金,保障因突发事件致病、致残的人员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 详细《《

  禽流感诊治费用应“特事特办”

  2006年2月26日发布生效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医疗卫生救援应急预案》第5.6条规定“社会安全突发事件中发生的人员伤亡,由有关部门确定的责任单位或责任人承担医疗救治费用,有关部门应负责督促落实。各级财政可根据有关政策规定或本级人民政府的决定对医疗救治费用给予补助”,这个提法在当下显然失之宽泛:由于事发突然,且疫情特殊,至今染疫责任尚无从确定,且即便确定,规定中“责任单位或责任人”既可能是“公家”,也可能是企业或个人,甚至不排除是患者自身。

  在实行全民医保的国家,即便疫情和病因不明,责任不清,只要患者确系染病,都无需为治疗及费用过多操心,但中国尚未实现全民医保,碰上“不明疫情”的突发症状,问题就会变得复杂:疫情不明,就意味着医疗负担将达到怎样级别,是个未知数,更意味着在确认H7N9病毒是“罪魁祸首”前就已染疫的患者,不但因这个不明的疫情耽误治疗,靡费诊费,而且这笔费用如何负担,就更说不清楚。  详细《《

2
经广东省政府研究决定,设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及医疗救助基金。目前首期3000万元经费已经准备到位,主要用于防控工作和救助困难染病患者,城乡居民医保患者治疗费纳入医保报销。
1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听取了卫生计生委的汇报并指出,今年3月下旬以来,华东四省市先后确诊33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其中死亡9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有关地区和部门正在有序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由于禽流感存在传染、扩散的潜在风险,如果赋予患者治与不治的选择权,会对公共利益构成一定的威胁,将患者及时送治,并免除其后顾之忧,符合公共利益的增进,公共财政负担不存在政治伦理困境。

  免费治疗符合公共财政使用的“公共”原则

  政府免费治疗,首要的标准是必须合乎公共财政使用的“公共”原则。而一个基本的事实是,H7N9禽流感的传染源和传播方式目前还不明确,在疫情严重而又诊断未明的情况下,按照有人际传染性的假设无疑更符合公共利益标准,对个人的免费救治也显然具有公益的属性。

  对于不幸成为第一批感染者的人来说,意外成为“小白鼠”,在他们身上进行的检测也罢,治疗也罢,都为人类寻找新病毒、应对病毒积累经验,以拯救更多的人,因此免除他们的治疗费用,应在情理之中。另一方面,由于人感染H7N9病毒尚属首次,人类缺乏治疗经验,治疗过程可能出现过度检查、过度治疗,将所产生的费用全由患者负担,似乎也不合理。详细《《  

  免费治疗并不是公共财政的误用、滥用

  从实体正义而言,公共资源的分配也当秉承“按需分配”的原则,就是分配时应向更需要公共福利照顾的人群倾斜,而未必是一碗水端平。面对H7N9禽流感患者陷入巨额医疗费困境、濒临死亡边缘时,公共财政是见死不救,还是施以援手,我想这个应该不存在太大争议吧。哪怕是没有受惠的群体,对此也不会有太大意见吧?  详细《《

  在一个医保全覆盖的社会中,针对单一疫情设置专项救助基金并无必要。但由于中国医保保障水平较低,覆盖率也不够高,很多农村人口、外来务工人员和城市低收入人群,缺乏医疗保障。加之禽流感患者治疗费用高昂——江苏南京有位患者为了治疗甚至打算卖房——所以,设置救助基金,很有必要,有了救助基金的兜底,可最大限度地消弭广大低收入者的焦虑,不至于因为费用原因,出现患者有意无意隐瞒病情、放弃治疗的情形。 详细《《  

  阻击禽流感 让救助基金先行

  从现实效率来看,救助基金既救急、又济贫,也能够及时、有效地对患者实现防控、诊治的全覆盖,避免因救助不及时而间接扩大疫情,从而保障更多的人。毕竟,目前有关各方对H7N9禽流感的认识尚不全面,在这种急如星火的情势之下,如果因为诊疗费用而丧失时机,最后受损的还是公众的利益。

  无论如何,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提供必要的救治资金,这既是公民社会的理性所在,也是现代政府的责任。说到底,公共财政来源于全体民众,当全体民众的公共利益有可能受到损害时,理当做出相应的制度安排。 详细《《

1
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10日晚对外发布消息称,已向各地共发放了16万份人感染H7N9禽流感检测试剂,覆盖到31个省所有的流感网络实验室。
2
中国疾控中心8日再次向全国流感网络实验室发放了10.5万份人感染H7N9禽流感检测试剂。加上第一批发放的5万余份试剂,中国疾控中心已向各地共发放了16万份试剂,目前,中国所有流感网络实验室已具备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Real-timePCR核酸检测能力。
结语.jpg

   揆诸现实,在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经费保障上,虽有零散规定,依然障碍重重,公共财政投入无章可循、分配与使用缺乏规范、资金筹措渠道不足等等,有待逐一解答。我们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愿意。希望一如SARS风波催生疫情信息公开,今次H7N9禽流感能将重大疫情的免费治疗拉进现实。

  往期回顾
头图.jpg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头图.jpg
抢票插件动了谁的奶酪
201251417394184.jpg
官员财产&个人隐私,无交集
雷政富.jpg
微博反腐加速度 查处要有力
公墓2.jpg
强制平坟,伤民违法
头图.jpg
WIFI逼停地铁,乘客不应担责